设为首页 添加收藏

章炳麟

2012-09-21 14:09:30
  章炳麟(1869—1936),字枚叔,因敬慕顾炎武、黄宗羲改名绛,号太炎,余杭仓前人。9岁起即受到外祖父和父亲良好的汉学启蒙教育。16岁,应童子试,因病未果。从此放弃科举,一意治经,旁及诸子史传。23岁,入“诂经精舍”,拜俞樾为师,潜心治学8年,奠定深厚的国学基础。
  中日甲午战争失败后,太炎走出书斋,“不忘经国,寻求政术”。清光绪二十二年(1896),钦佩康有为等人“公车上书”,加入“强学会”,捐银16元充作经费。次年,应梁启超邀,任《时务报》撰述,投身变法。数月后,因梁神化孔子,吹捧康有为为“南海圣人”,意见不合离去。次年与宋恕等在杭州发起成立兴浙会,创办《经世报》,任总撰述,兼任上海《实学报》主笔,继续宣传变法。后又离开两报,另组译书公会,出版《译书公会报》,译解国外“近时切要之书”。二十四年,应张之洞邀至武昌,因不愿为张宣扬忠君保皇的《劝学篇》润笔,提出“革命论”以对,两人决裂,悻然返沪。未几,变法失败,遭通缉。九月,流亡台湾,任台湾《日日新报》记者,并为梁启超在日本出版的《清议报》撰稿。
  光绪二十五年(1899)五月,赴日本,结识孙中山。“相与谈论排满方略,极为相行”。七月回国,任上海《亚东时报》撰述。以后往返于杭州、余杭之间,对维新以来的经历作反思,结集出版《訄书》。
  次年七月,八国联军进犯北京。太炎在上海参加唐才常发起的“张园国会”。竭力反对其“一面排满,一面勤王”的宗旨,当场宣布脱会,割辫与绝,并作《解辫发》,矢志革命排满,不遗余力,清廷下令通缉。二十七年(1901),归里度岁,捕卒至,族人引避镇西龙泉寺。为免株连族人,商定诈驱太炎出族。不久赴苏州东吴大学任教。过杭州,谒俞樾,俞斥其从事革命是“不忠不孝,非人类也”,太炎写《谢本师》,表达义无反顾的革命决心,与俞分道扬镳,在东吴大学继续宣传民族大义,张之洞电令通缉,于二十八年再次流亡日本。
  在日本,与孙中山握手定交,讨论中国的土地、赋税及革命成功后的政制、建都等问题,共同制订《均田法》方案。又和秦力山等发起,在东京举行“支那亡国二百四十二年纪念”,手撰大会宣言,号召中国留日学生“雪涕来会,以志亡国”。同年七月,潜回故里,重订《訄书》。二十九年(1903),康有为鼓吹“中国只可行立宪,不可行革命”。六月,太炎发表《驳康有为论革命书》,指出推翻清朝腐朽统治,建立近代的民族国家,乃是时代发展的必然;并直斥光绪帝为“载湉小丑,不辨菽麦”。与此同时,为邹容《革命军》作序,誉之为“义师先声”。又与邹容、柳亚子等人连续在《苏报》上发表文章,猛烈抨击清政府。上海道和工部局勾结,指名逮捕章太炎等人。太炎大义凛然说:“革命就是要流血,清政府要捉我已是第七次了,怕甚么?”六月三十日上午,巡捕至,章指着自己鼻子说:“余人俱不在,要拿章炳麟,就是我!”邹容闻讯,也挺身而出,两人一起被捕,此即著名的“苏报案”。额外公堂判两人“永远监禁”,舆论大哗,迫使各国公使团改判章太炎监禁3年,邹容2年。
  光绪三十二年(1906)二月出狱,孙中山派专使迎至日本,受到革命党人热烈欢迎。七月七日,由孙中山主盟,加入同盟会,任同盟会机关报《民报》主编,以犀利之笔,揭露帝国主义和封建主义罪恶,抨击资产阶级改良主义,“所向披靡,令人神往”。同时又为留日学生讲授中国语言文字学、经学、诸子学,并为鲁迅、钱玄同、许寿裳等开设特别班,以大无畏的革命精神和精深博大的学术思想,影响了一代学术,培养了一大批第一流学者。三十四年,《民报》被日本政府封禁,乃专事讲学和著述,写成《小学问答》、《新方言》、《文始》、《国故论衡》、《齐物论释》等专著,研究汉字古音的音质,明确阴声、阳声定义,订出古韵23部、古声21部。
  宣统元年(1909)二月,与孙中山、黄兴在民权、民生和革命策略方面意见分歧,并受人挑拨,发生冲突。与陶成章等人在东京重组光复会,被推为会长。三年十一月,上海光复后回国。1912年1月发起成立“中华民国联合会”,任会长。兼任孙中山总统府枢密顾问。主编《大共和日报》,提出“革命军起,革命党消”的口号。3月,中华民国联合会与张謇的预备立宪公会合并组成统一党,被举为理事。5月,又与民社等合为共和党,任副理事。主张建都北京,并应袁世凯之召去北京,受聘为高级顾问,旋又命为东三省筹边史。1913年3月,宋教仁被刺,认清袁世凯真面目,赶回上海,与孙、黄言归于好,参加反袁斗争。8月,袁电召太炎赴京,太炎以“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的爱国热肠,固辞亲友劝阻,冒险北上,果被袁软禁。太炎以大勋章作扇坠,临总统府之门,大骂袁世凯包藏祸心,又以绝食作抗争。袁世凯死后始获释返沪。
  1917年7月,张勋复辟。9月,任孙中山护法军政府秘书长,奔走于香港、广州和云南、四川等地,争取西南与广东军阀支持。毫无所得,失望而回,寓居上海,杜门不出。1924年,不同意孙中山的联俄、联共、扶助农工政策,脱离国民党。主张尊孔读经。1927年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太炎严辞斥责蒋介石叛变革命,主张“国民应起而讨伐之”,遭国民党政府通缉。于是退居书斋,卖文鬻字,自称“中华民国遗民”。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太炎再次奋袂而起,痛斥蒋介石“勇于私斗,怯于公战”,呼吁抗日。1932年,上海一二八战起,章向十九路军通电致敬,协助夫人汤国梨创办伤兵医院,手撰《十九路军死亡将士墓表》,且不顾老病之躯,北上会见张学良,共商抗日大计;在燕京大学讲演,号召青年共赴国难。1933年,与马相伯发表“二老宣言”,又与马相伯、沈恩孚发表“三老宣言”,激烈抨击蒋介石“攘外必先安内”的反动政策。1935年一二九运动爆发后,致电宋哲元:“学生请愿,事出公诚。纵有加入共党者,但问今日之主张何如,何论其平素!”
  1934年,迁居苏州,创立国学讲习会,主编《制言》杂志。1936年6月14日病逝于苏州。国民党政府许以国葬,但徒有虚言,暂厝寓所后院。解放后,中共中央根据章太炎遗愿,由江、浙两省人民政府主持,于1955年4月3日移柩杭州,安葬于南屏山麓。周总理称誉太炎“是我们浙江人民的骄傲”。余杭仓前章氏故居亦于1986年基本修复。
  章太炎著作宏富,集辑为《章氏丛书》、《章氏丛书续编》、《章氏丛书三编》。
副省级市  ·杭州市  ·宁波市
地级市  ·温州市  ·嘉兴市  ·湖州市  ·绍兴市  ·金华市  ·衢州市  ·舟山市  ·台州市  ·丽水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