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添加收藏

浙江古老的图腾与美丽的传说

2012-09-21 10:37:51
  畲族崇拜凤凰,在畲族妇女的头饰、服饰上随处可见凤凰的身影,但是畲族祖先最早的图腾是麒麟。这里有一个美丽的传说:在上古时代,高辛皇后耳痛三年,后从耳中取出一虫,形象如蚕,育于盘中,忽而变成一只金龙,毫光显现,遍体斑纹。高辛皇帝见之大喜,赐名龙麒,号称盘瓠。此为麒麟图腾的由来。其时犬戎入侵,国家异常危险,高辛皇帝下诏求贤,告天下能斩犬戎番王头者可娶三公主为妻。盘瓠揭榜,挺身前往敌国,乘番王酒醉,咬断其头。高辛皇帝因其不是人身意欲悔婚,盘瓠忽言:你将我放在金钟内七天七夜便可变人。可是,到了第六天,“公证人”怕他在金钟内会有不测,于是打开金钟,盘瓠身已变人,头却未变。龙头人身的他娶了公主。公主头戴凤冠与之成婚。后来盘瓠不愿为官,领挈妻儿到广东潮州府凤凰山居住,开荒种田、繁衍子孙,形成今天的畲族。因此,畲族的图腾就渐渐演变为凤凰。
  民俗馆还以木偶的形式,生动形象地将畲族同胞婚嫁、做寿、出殡时的盛况“演示”出来。
  说畲族崇拜狗,以盘瓠为图腾,那也是没有错的;说畲族与同样崇拜盘瓠的瑶族同源,那同样是没有错的。但畲族的盘瓠图腾还有凤鸟崇拜的因素,而正是这种犬鸟结合的图腾神话,折射出了畲族历史发展过程中的身影。
  从现有的资料来看,畲族至迟在唐初就已大规模聚居在以潮州凤凰山为中心的闽粤赣三省交界的山区。因为在唐高宗时,这一带地方出现所谓的“蛮獠啸乱”,陈政陈元光率领的几千唐兵与雷万兴蓝奉高的畲族武装对峙了几十年,陈氏父子最终还被他们所杀,说明畲族已经形成了很大的族群并且具有很强的实力。但在此之前,除了盘瓠传说外,史书中找不到畲族的其他线索。
  盘瓠神话最早见于《山海经》的“犬封国”,郭璞注释说:“昔盘瓠杀戎王,高辛以美女妻之,不可以训,乃浮之会稽东海中,得三百里地封之……是为狗封之国也。”其后,《晋纪》、《搜神记》、《后汉书》等都有类似记载。由于畲、瑶两族都广泛流传着盘瓠神话并崇信盘瓠为本民族的始祖,而且两族具有相同的姓氏,风俗习惯很相似,如同样是狩猎和刀耕火种,畲族的《开山公据》和《开基祖图》类似瑶族的《过山榜》和《梅山图》,因而被认为具有相同的族源。
  这个族源过去被认为是“五溪蛮”,比如清代檀萃《说蛮》说:“蛮始五溪,出自盘瓠,蔓延于楚粤,称瑶。当日以有功免其徭,后讹为徭。”顾炎武《天下郡国利病书》也说:“徭本盘瓠之种,产于湖广溪峒间,即古长沙黔中五溪之蛮是也”又说:“潮州……有山畲,曰徭僮,其种有二:曰平鬃,曰崎鬃;其姓有三:曰盘、曰蓝、曰雷”。但由于“五溪蛮”生活于汉晋时代,隋唐之后才可能迁徙到粤东,而此时“蛮獠”早已在那里繁衍生息了,因而这种观点受到了质疑。
  实际上盘瓠图腾曾经是古代一种很广泛的信仰,存在于东起闽浙,西止越南的众多部族之中。我们现在虽然无法确定畲族的先民是谁,但从畲族的神话和传说中,可以猜测到是一个以狗为图腾和以鸟为图腾的氏族或部落联盟,这种犬鸟合一的信仰,最终成为畲族的民族特征。
  首先是关于盘瓠神话的凤鸟化。在潮州畲族的各种《祖图》中,盘瓠的出身已经由神话母题的“金虫”变成了“鸟卵”,如山犁村和李工坑村为“百鸟朝耳(卵)”,石古坪村为“凤鸟朝卵”。盘瓠打猎殉身后,尸体也是得到鸟的帮助才找到的:“身死挂在树枝上,老鸦一叫正寻见。”
  其次是出现了阿郎的传说。阿郎是浙江畲族的祖先传说。说潮州凤凰山上有个金银坑,坑内住着一只金凤凰。这凤凰吃了颗白玛瑙,生下个凤凰蛋,孵出个叫阿郎的胖娃娃。阿郎长大后娶了东海龙王的大女儿爱莲,生下三个儿子,取了蓝、雷、钟三姓。在这传说中,盘瓠变成了凤凰之子阿郎。
  这种现象犹如汉族的龙图腾,是由蛇、马、鹿、鱼等部族融合而成的。至于具体的族源,有的认为是东夷,有的认为是东瓯,有的认为是百越中的山越,总之学术界正为此争吵不休呢。
  畲族崇拜凤凰,在畲族妇女的头饰、服饰上随处可见凤凰的身影,但是畲族祖先最早的图腾是麒麟。这里有一个美丽的传说:在上古时代,高辛皇后耳痛三年,后从耳中取出一虫,形象如蚕,育于盘中,忽而变成一只金龙,毫光显现,遍体斑纹。高辛皇帝见之大喜,赐名龙麒,号称盘瓠。此为麒麟图腾的由来。其时犬戎入侵,国家异常危险,高辛皇帝下诏求贤,告天下能斩犬戎番王头者可娶三公主为妻。盘瓠揭榜,挺身前往敌国,乘番王酒醉,咬断其头。高辛皇帝因其不是人身意欲悔婚,盘瓠忽言:你将我放在金钟内七天七夜便可变人。可是,到了第六天,“公证人”怕他在金钟内会有不测,于是打开金钟,盘瓠身已变人,头却未变。龙头人身的他娶了公主。公主头戴凤冠与之成婚。后来盘瓠不愿为官,领挈妻儿到广东潮州府凤凰山居住,开荒种田、繁衍子孙,形成今天的畲族。因此,畲族的图腾就渐渐演变为凤凰。
  民俗馆还以木偶的形式,生动形象地将畲族同胞婚嫁、做寿、出殡时的盛况“演示”出来。
  说畲族崇拜狗,以盘瓠为图腾,那也是没有错的;说畲族与同样崇拜盘瓠的瑶族同源,那同样是没有错的。但畲族的盘瓠图腾还有凤鸟崇拜的因素,而正是这种犬鸟结合的图腾神话,折射出了畲族历史发展过程中的身影。
  从现有的资料来看,畲族至迟在唐初就已大规模聚居在以潮州凤凰山为中心的闽粤赣三省交界的山区。因为在唐高宗时,这一带地方出现所谓的“蛮獠啸乱”,陈政陈元光率领的几千唐兵与雷万兴蓝奉高的畲族武装对峙了几十年,陈氏父子最终还被他们所杀,说明畲族已经形成了很大的族群并且具有很强的实力。但在此之前,除了盘瓠传说外,史书中找不到畲族的其他线索。
  盘瓠神话最早见于《山海经》的“犬封国”,郭璞注释说:“昔盘瓠杀戎王,高辛以美女妻之,不可以训,乃浮之会稽东海中,得三百里地封之……是为狗封之国也。”其后,《晋纪》、《搜神记》、《后汉书》等都有类似记载。由于畲、瑶两族都广泛流传着盘瓠神话并崇信盘瓠为本民族的始祖,而且两族具有相同的姓氏,风俗习惯很相似,如同样是狩猎和刀耕火种,畲族的《开山公据》和《开基祖图》类似瑶族的《过山榜》和《梅山图》,因而被认为具有相同的族源。
  这个族源过去被认为是“五溪蛮”,比如清代檀萃《说蛮》说:“蛮始五溪,出自盘瓠,蔓延于楚粤,称瑶。当日以有功免其徭,后讹为徭。”顾炎武《天下郡国利病书》也说:“徭本盘瓠之种,产于湖广溪峒间,即古长沙黔中五溪之蛮是也”又说:“潮州……有山畲,曰徭僮,其种有二:曰平鬃,曰崎鬃;其姓有三:曰盘、曰蓝、曰雷”。但由于“五溪蛮”生活于汉晋时代,隋唐之后才可能迁徙到粤东,而此时“蛮獠”早已在那里繁衍生息了,因而这种观点受到了质疑。
  实际上盘瓠图腾曾经是古代一种很广泛的信仰,存在于东起闽浙,西止越南的众多部族之中。我们现在虽然无法确定畲族的先民是谁,但从畲族的神话和传说中,可以猜测到是一个以狗为图腾和以鸟为图腾的氏族或部落联盟,这种犬鸟合一的信仰,最终成为畲族的民族特征。
  首先是关于盘瓠神话的凤鸟化。在潮州畲族的各种《祖图》中,盘瓠的出身已经由神话母题的“金虫”变成了“鸟卵”,如山犁村和李工坑村为“百鸟朝耳(卵)”,石古坪村为“凤鸟朝卵”。盘瓠打猎殉身后,尸体也是得到鸟的帮助才找到的:“身死挂在树枝上,老鸦一叫正寻见。”
  其次是出现了阿郎的传说。阿郎是浙江畲族的祖先传说。说潮州凤凰山上有个金银坑,坑内住着一只金凤凰。这凤凰吃了颗白玛瑙,生下个凤凰蛋,孵出个叫阿郎的胖娃娃。阿郎长大后娶了东海龙王的大女儿爱莲,生下三个儿子,取了蓝、雷、钟三姓。在这传说中,盘瓠变成了凤凰之子阿郎。
  这种现象犹如汉族的龙图腾,是由蛇、马、鹿、鱼等部族融合而成的。至于具体的族源,有的认为是东夷,有的认为是东瓯,有的认为是百越中的山越,总之学术界正为此争吵不休呢。
副省级市  ·杭州市  ·宁波市
地级市  ·温州市  ·嘉兴市  ·湖州市  ·绍兴市  ·金华市  ·衢州市  ·舟山市  ·台州市  ·丽水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