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添加收藏

浙江生育教子习俗

2012-09-21 10:42:01

  孕期
  避鱼 妇女婚后怀孕“有喜”,称“避鱼”,宁波话“鱼”读“五”,谓鱼有腥气,孕妇闻之呕吐,故要避之,实为妊娠反应。娘家得悉女儿怀孕,送肉、鸡、金团及孕妇想吃食物,公婆、丈夫也尽量满足,谓不然生出孩子会“馋唠”(贪吃),俗称“掩耳朵”。
  催生
  临产月份,娘家送“催生担”,有婴儿穿的黄棉袄、黄夹袄、黄布衫、涎兜、大纳、横纳、夹纳等,单衣毛毛衫、斜襟衫不缝下襟,露毛边,黄色衣裳寓意皇子皇孙(旺子旺孙)。食品有鸡蛋、长面、红糖、桂圆、胡桃等。旧时还以产妇动态卜生期,送催生担者见孕妇立着,说快要生了;坐着,认为还不会生。把催生衣物扎成包袱,从窗口掷到孕妇床上,以包袱朝向来卜男女,包袱朝里卜生男,朝外卜生女,故称囡为“朝外货”。
  孕妇禁忌 旧时禁忌甚多,忌坐地伏,坐了会招致难产;忌看别人砌灶,否则小孩生下会缺唇;忌食生姜,食了生下小孩要叉指头;忌看蛇,否则生下小孩要伸舌头;忌拿吊着的饭篮,否则胎儿将会脱落;尤忌跌跤,谓跌一跤,胎儿脐带要在头上缠上一圈,缠多了胎儿会缠死。
  生育
  产妇做产称“作生姆”,多在朱来卧室,亦有另设于空屋杂间。旧时称产房为“红房”,男子不可入。产桶叫“坐桶”,又称“子孙桶”。接生婆称“老娘”,故有“多老娘钿”骂人俚语。老娘进门先拜“灶君”,祈生育顺利。未推行新法接生前,产妇临产,多由阿婶、阿姆抱住,老娘助产。遇到难产时,行迷信一套,将缸缸甏甏、大桶小桶的盖子揭开,橱、柜、箱子、抽斗打开,谓能使产妇开大“产门”生下婴孩;有的要产妇使劲吹“吹火管”,谓能运气催生;有的放炮仗,以响声震生;亦有焚香祈求祖宗保佑。故旧时妇女做产有“一只脚在棺材里,一只脚在棺材外”之说。产妇眠床底下往往放着一只藏“胞”的“胞翳甏(瓶)”,内用稻草灰生石灰垫覆,使之久藏。婴儿出世,即向近邻或亲友送糖面,称“落地面”,有的加红蛋(鸡蛋)两只。外婆家送“生姆羹”(贺生担),亲友亦送婴儿衣着用品和鸡蛋、长面等食品。
  产后
  头口奶 谚语“头口奶要吃好”。婴儿吃头口奶,亦称“开口奶”。旧俗不吃母奶,向邻近年青健康的喂奶妇女去讨,而且男婴须吸女婴的母奶,反之亦然。在喂头口奶前,一般先喂一口黄莲汤,谓先苦后甜。讲究者将肉、鱼、酒、糖、状元糕分别制成汤,各置小盅内,用手指醮涂婴儿小嘴,口念:“吃了肉长得胖,吃了糕长得高,吃了酒福禄寿,吃了糖和鱼,往后生活甜蜜又富裕。”婴儿第一次洗澡用糖水,甚至用晒干的七个乌鳢鱼头烧汤,谓可解毒气。婴儿第一件衣裳要穿婆家的,而后始穿外婆家送来的衣裳。
  做三朝 婴儿出生第三天,家人在产房内用米筛搁在床前方凳上做羹饭,点香燃烛,供花生、豆腐、素鸡、豆芽等素食,并用12只酒盅满盛糯米饭,饭上各放一小块黄糖,供“床公床婆”,祈婴儿日长夜大,“像呒郎黄狗一样儇儇过(意谓无病无痛)”,是谓“做三朝”,亦称“还落地福”。又在床帐上扎一枚针以避邪,意示锁住婴儿。祀毕,将糖盖糯米饭给邻居孩子分食,以祈婴儿长大和孩子们和睦,故叫分“商量盏”。产妇在做生姆月内禁忌照镜子、动刀剪、晒太阳,且不出产房门,茶饭点心送到床上,故亦称“坐月里。”
  满月 婴儿出生满一月,外婆家送来“满月担”,有肉、鱼、鸡等食物及老虎头帽、鞋、抱裙、披风等衣物,亲戚家亦有赠含意“长命百岁”银锁片、银项圈等饰物。请福寿双全老太太抱着婴儿剃满月头。办满月酒,宴请亲友,宴毕,产妇抱着婴儿向亲友致谢,亲友见婴儿时,要说反话:“介(很的意思)难看,介难看!”说这样日后会越长越好看。另一习俗,在婴儿鼻间点上一点墨,由“出窠娘”(服侍产妇的妇女)撑纸伞,产妇抱婴儿到外婆家,叫“乌鼻头管望外婆”,外婆家多赠以饰物、银钱作见面礼。又谓满月时抱婴儿外出串门,走邻近人家,长大后胆子会大。
  取名字 请祖父或外公取名为多。旧时按族内辈份取名,按兄弟姐妹出生序数取名,称阿大、阿二、阿三。有以动物取名者,叫阿狗、阿毛(猫)、小狗、小毛、阿牛等,有的活七八十岁仍叫小毛、毛毛者,这是以贱生来祈求易长快大,俗话“阿狗阿毛,生落会跑”。有祈求富贵者,叫阿宝、阿福、来发、来富等。有女无子祈求生子传代者,往往以娣(与“弟”谐音)相连取名,叫玲(与“领”谐音)娣、姣(与“招”谐音)娣、来娣等,亦反映重男轻女心理。
  拿周 又叫“试周”。婴儿周岁,在其面前陈列多种器玩,如小刀小枪、胭脂花粉、文房四宝等,任其拿取,谓从拿物中可卜测性情导向。是日,外婆家和亲友向婴儿馈送食物、银钱、饰物,主人宴请来客。
生育和扶养信仰
  与妇女生育、婴儿扶养有关的民间信仰习俗和迷信尚有:
  拜送子观音 传说观音现身千变万化,其中有送子观音,亦叫送子娘娘。有的地方专立送子殿。有女无子或婚后不育祈求子息者,在送子观音前焚香燃烛,顶礼膜拜,求签许愿,祈求早日得子。
  打懒生 如结婚三年仍未生育,到年三十日夜,婆婆串通好隔叔婆或别的老妪,乘新娘子(习俗三年尚未做娘,仍可叫新娘子)不防,婆婆倒捏扫帚向媳妇肚腰打来,还边打边喊:“侬生不生,生不生?”媳妇挨打,莫明其妙,其间闪出隔壁叔婆或其他人,诱劝新娘子赶快回答:“生,生!”媳妇无奈,通红着脸轻应一声,逃入房中。事有巧合,翌年媳妇生个大胖孩子,婆婆还向人夸称办法灵验,日后孩子长大却被人谑称“打坯的儿子”。如仍无生育,也就不声勿响了之。
  夜啼郎招贴 婴儿时常夜哭,有迷信思想者用红纸写上:“天皇皇,地皇皇,小孩啼哭在娘房,过路君子读一遍,一夜睡到大天亮。”贴于十字路口、桥旁、厕墙,谓可治婴儿夜啼毛病。
  “倭倭不” 这是宁波一带特殊的“摇篮曲”。从明代倭寇猖獗时传留下来,以倭寇来了如同老虎来了一样,来吓骗婴孩睡觉。词曰:“倭倭来,侗侗来(象声),阿拉(我的)宝贝睡熟来。”
  呕魂灵 即啐灵魂,《鄞县通志?文献志?礼俗?迷信》记:“孩童受惊,谓灵魂出窍,则啐灵魂。其术有二:一以扫帚一柄,插香于帚,置于门旁,一人呼曰:扫帚公公呕拉来,一人递应之曰:唯!俟香尽,乃移帚于他处。一以碗一,上复以纸,并贮清水一碗,用米筛搁于灶镬上,一人立于灶前,一人坐于灶后,一人以清水点于纸,复碗上,递呼儿名曰:某某来!一人递应之曰:唯!呼至四十九声,见有纸内作人眼状,由曰魂来矣!乃已,则以盅复于孩童睡所。”旧时,前一种叫请扫帚太公呕魂灵,后一种为请灶君菩萨呕魂灵。在鄞西山区尚有一种在灶君前用邋水浇泼在一水盆中,邋水成惊吓人形状,即视为魂灵招来。
  解放后,迷信的不科学的生育习俗已废止。孕妇在医院、保健所生育,婴儿健康,产妇平安。人们礼尚往来,馈赠少量礼物,以示祝贺。实行计划生育中,重男轻女、“多子多福”旧观念已有改变。产前“催生”、产后“送产”、小孩满月外婆等送衣食等习俗仍行。

副省级市  ·杭州市  ·宁波市
地级市  ·温州市  ·嘉兴市  ·湖州市  ·绍兴市  ·金华市  ·衢州市  ·舟山市  ·台州市  ·丽水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