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添加收藏

最美方志人·毛东武

2014-03-14 10:18:05

跋涉在圆梦的征途上

——记江山市方志办原副主任毛东武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梦想,我也一样。无论梦想的大小,只要我还有力气拿起手中的笔,我就会为自己的梦想去努力!”

  ——毛东武

\

蜜蜂酿蜜 终身辛勤

  毛东武出生在浙江省西南边陲的江山市贺村镇一个农民家庭,家境贫寒,从小就替人放牛拾粪为生。1949年家乡解放,12岁的他才有机会背起书包跨进校门。饱受冬天严寒的人倍觉阳光的温暖,他万分珍惜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勤奋学习,博览群书,如饥似渴地汲取营养。
  1966年,毛东武大学毕业后,走上了三尺讲台,面对日新月异的城市,生机勃勃的农村,书声朗朗的校园,机器轰鸣的工厂,讴歌党讴歌社会主义的热情油然而生,购书、看书、藏书,读报、剪报、评报,写稿、改稿、投稿,成为他工作之余的爱好。1982年江山县志办公室成立,毛东武从县委宣传部调入县志办,先后任副主任、县志副主编等职。
  上世纪80年代初,正值拨乱反正、百废待兴之际,编修社会主义第一代新志书,既没有固定的修志模式,也没有现成的资料。面对困难,毛东武与编辑部的同事一道认真学习志书修编的有关规定,在充分调查研究的基础上,科学拟定了志书的纲目,并暗下决心:不但要把《江山市志》修编好,而且要修成精品。为寻找资料,他来到县档案馆,馆藏的170多个卷宗,解放前后形成的10万多卷档案,像磁铁般地深深吸住了他,他全身心地投入到发掘行列,对重点档案他逐卷逐条认真细读,并按内容进行分类、制成卡片,几乎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
  毛东武像一只辛勤的蜜蜂那样,几十年如一日,辛勤耕耘,先后撰写方志学专著2部;主编参编《衢州市志》《江山市志》等各种志书12部,累计字数逾600多万字,他也从门外汉成为一名方志名家。

治学严谨 虚怀若谷

  为了把《江山市志》编成精品,毛东武几乎把全部的心血和精力都投了进去。他严谨细致,认真做好修编志书的每一个细小环节,详尽地收集资料,审慎地加以选用。如志书中如实记述了江山人民朴实刚强、吃苦耐劳、勤于创业、不惧艰险、注重乡情、危难相助的民性民风,特别是客观记述了民国时期的一些人物,在台湾都引起广泛反响,也受到方志界的好评。《江山市志》也因此在全国市志评比中获得了二等奖。
  白沙村是全国第一部公开出版村志的村。该村是一个有着数百年历史的古老山村,因修建白水坑水库的需要,2002年1月整体搬迁至凤林镇岗地盛山。村民们凭借着自己的勤劳智慧,在一片荒野岗地上建立起一座崭新的、现代化白沙村,实现了由传统农民向城镇居民的飞跃,成为远近闻名的省小康文明村。2004年,时任浙江省委书记的习近平同志视察白沙村,在村老会计毛兆丰家里,看到了1991出版的《白沙村志》,很感兴趣。他边看边与毛兆丰亲切交谈,“怎么想起撰写白沙村志的?”“是县志办负责人毛东武鼓励我撰写《白沙村志》的,这部村志历时十年,我虽不知花了多少心血,但若没有他,哪有这册《白沙村志》的出版问世。”交谈后,习书记微笑地说:“你们白沙村人做得不错嘛,你还要努力啊,把这些大变化写进新村志里去。”
  为了不辜负习书记期望,年逾七旬的毛东武再一次扛起主编的担子,走村入户,虚心向农民请教,夜以继日笔耕不辍。2012年新的90多万字的《白沙村志》终于付印。新版《白沙村志》不仅在文字量上较前一部增加了近80万,且采用天人、产业、政情、世系、文韵五环体结构,全面系统地记述了白沙村自然环境、经济建设、政治变革、家庭世系、教育文化等多个方面的情况,记录了白沙村自明洪武年间建村以来数百年的巨大变化,成为白沙村村史研究的宝贵资料。

不拘一格 改革创新

  创新也是方志学的生命,毛东武深谙此理。他了解到,在研究方志语言方面,在古代仅有零零星星,片言只语。直到民国时期,特别是社会主义新方志编纂开始后,才陆续有研究方志语言特征、文体、文风、语言表述等的文章出现。业界也曾有“应该建立地方志的语言体系”的呼吁,但作为一门方志学分支学科的方志语言学,却始终没有一本专著出版。
  “方志学是一门新兴学科,它可以有许多分支,可以允许众多的志士仁人去建立分支,去阐发内涵,以繁荣发展当今进行的方志编纂事业和方志理论研究事业。”他说。于是,出于对方志学的热爱与方志人的责任,一位普普通通的老人就此开始“啃”起了方志语言学。
  其实,早在1996年完成《方志编纂学》著作后,毛东武就开始对方志语言的有关资料进行搜集与研究。在长期工作过程中,他发现众多的方志编纂学,有的是文章或编纂经验的组合,有的虽有编纂的系统原则和方法,却未提到各时期编纂历史的书写。如何能够弥补这一“缺憾”?毛东武陷入了深思。为早日实现这个夙愿,他曾身体力行多次赴沪杭聆听黄苇、仓修良、林衍经等教授的谆谆教诲,不惜代价飞抵川京鄂添购《华阳国志》《语言学纲要》《语言学概论》等珍本,搜集阅读古今中外包括北京大学《二十世纪的中国语言学》、美国布龙菲尔德《语言论》和唐代刘知己《史通》、清代章学诚《文史通义》等著作,潜心研读自古至今包括《越绝书》《风俗通义》《南宋临安两志》《松桃厅志》《上海紫隄村志》等在内的1000多部方志名作。构建一门学科的空间天地,需要“创新”的勇气与魄力。《方志语言学》并非仅仅是对方志语言研究成果的吸收、归纳、概括、集成,而是始终闪动着毛东武在研究学术时坚持与时俱进善于创新的思维光芒。
  经过几个月的思索研究,又进行推陈出新的综合加工,毛东武终于完成方志语言的发展历史这一部分内容的建构。内分秦汉方志的古汉语言、唐宋方志的图经语言、明清方志的文言语言、近代方志的文白相间语言、当代方志的语体文语言5节,每一节皆有方志语言名作简析、方志语言运用名家两部分,悉用具体的方志作品和论著,进行细微论述和有理论证,既有系统性,也有丰富的资料性;不仅将方志语言的发展历史线索勾勒清楚,而且与大的整个语言发展历史相吻合。学科历史的研究,一方面可以提高基本理论研究的深度与广度,另一方面还能为运用体系打下基础,开辟领域。
  正是由于这一创新性的突破点,《方志语言学》“前无古人”地形成了融基本理论、学科历史、实际运用为一体的三结构体系。
  除此之外,毛东武在大量阅读古今方志的序、跋和有关辞书、评论等基础上,经过缜密论证,总结归纳出古代志书语言风格大致为呈现丰蔚博丽、贯穿雅典秀逸、偏尚精核简括、追逐宏富壮美,现代志书语言风格为崇尚繁丰尔雅、追求精干简约、向往豪华俊美、寻觅朴实劲健、倾慕丰沛优雅。将古今志书语言风格概括为九种,这在方志编纂史和方志理论构建上都是一种创新。他还在《方志语言学》中提出尊知重律、讲究实证、溯时延限、直名准称、表素齐全、数据确凿等方志行为“六规”和语体、人称、时空、文字、语法、图题、引注等“七范”。他还探索归纳出方志语言与其他语言在基本规律上的差异:方志语言侧重于记述,文学语言侧重于描写,数理语言侧重于推理,历史语言侧重于古今演变,社会语言侧重于社会交际……
  这就是毛东武,一位再普通不过的老人,一辈子做的似乎都是普普通通的事。然而,凭着他执着的精神和坚韧的毅力,他所做的一切,在方志界又无不令人由衷钦佩。这种“美”,未必在朴实无华的外表,而在于波澜不惊的内心深处,在于甘于奉献的精神追求。
                                       作者:姜志华
                                       责编:韩锴、段愿
  
  
副省级市  ·杭州市  ·宁波市
地级市  ·温州市  ·嘉兴市  ·湖州市  ·绍兴市  ·金华市  ·衢州市  ·舟山市  ·台州市  ·丽水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