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添加收藏

最美方志人·李授雄

2014-03-19 16:49:45

修志,修心,修行,平淡之中见华章

——记省军区军志办主任李授雄

  一个身穿军装的七尺男儿,以蹲立的姿势仰望着桌上的电脑,两只手费力地敲击着键盘,......他就是浙江省军区军志办主任李授雄。才到中年,由于长期伏案工作,他腰椎间盘已严重突出,痛得经常只能以这种方式从事他所钟爱的工作。但他把它视为士兵的哨位,不带硝烟的战场,也许他想得很简单: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坚守是一个战士应尽的职责。
\
  修志重修“心”,李授雄认为,修志就是修心态、修人品、修境界。
  地方志,很多人并不了解,修志之难,事非经过更少为人知。有人说,修志,功未必在当代,但利一定在千秋。也有人说,地方志虽然不是中心工作,但却是一项具有历史意义的重要工作。这些话既是对修志工作的褒奖,也道出了这项事业的甘苦。干方志工作出头露面少,工作周期长,出成绩慢,许多人不愿意干。可李授雄一入行,就跟军事志结下了不解之缘,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一干就是十个春秋。
  李授雄始终把“淡泊名利、敬业奉献”作为坚定的信念,把“修佳志、创佳绩、实现人生价值”作为不懈的目标追求。他常说,修志就必须守得住清贫、耐得住寂寞,“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坚持耕好自己的“田”、走好自己的“路”。在有些重要部门工作的同志,立功的立功,晋职的晋职,要说不想,那是假话。更何况对军事志部门来说,立功本身就是一件很奢侈的事。即使有机会,时间周期也很长,一般要在一轮志书修完出成果时才有可能,而每一轮修志少则几年,多则十几年,如果有一次立功机会,难度和珍贵程度都可想而知。但恰恰有一次这样的机会,李授雄却让给了同事。他说:“修好志书,得到组织的肯定,是大家一起努力的结果,不是我一人的功劳,况且他们年轻人更需要这样的机会。”他说:“我要把这冷板凳坐穿,要以丰硕的成果赢得组织的信任,同志们的认可,给后人留一笔‘财富’”。
  对名利功劳,李授雄让;但对工作事业,他从来不“让”。十年来,他全程组织参与完成了120余万字的《浙江省军事志(1991~2005)》和6部共约400万字《浙江军事年鉴》的编纂出版任务;参与《浙江省军区成立六十周年纪念画册》的资料搜集和编辑;参与20余部市、县两级军事志书稿的评审;独立完成向南京军区军史馆搜集提供400余条(幅、件)史料的任务;主持编写《浙江通志·军事卷》框架结构,制定编纂实施方案并组织实施编纂。
  地方志工作不是一线战场,但只要是奉献,就一定会付出代价。对于家庭来说,李授雄可能算不上是一个合格的丈夫和一个合格的爸爸。在省军区军志办工作十年,他爱人至今仍在温州平阳一个偏远的乡村中学当老师,儿子4岁就跟随他到杭州读幼儿园,他只能独自照料孩子的学习和生活,既当爹又当娘。由于经常晚上加班,有时只能把孩子一个人留在家里。有几次晚上,年幼的孩子害怕孤单,只好硬着头皮去敲邻居的门,以至在第一家邻居家“赖”到人家熄灯睡觉后,再去敲第二家、第三家……当邻居都熄灯了,他爸爸办公室的灯却还亮着。
  还有一次,儿子独自一人在家,不慎割破了手指,鲜血直流,哭着找爸爸。李授雄就在杭州开会,但他丝毫不为所动,告诉儿子:自己裹着餐巾纸上卫生所,放下电话又进了会议室……
  方志人并非不食人间烟火,李授雄绝非没有儿女情长。对于爱人的工作调动,他曾多方联系,数度奔波,内中艰辛甘苦外人难以知晓。面对爱人的抱怨,孩子的无助,他也曾无数次内疚愧歉。但可贵的是,他从来没有因家庭困难而影响工作,十年来,在“大家”和“小家”的平衡选择中,李授雄交出了自己无怨无悔的答卷!
  修志就是修行,光有良好的心态还不够,必须扑得下身子,吃得了苦头,否则,只能是浮在面上,跑跑龙套,将一事无成。他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
  
有人说,修志就是修“四苦全书”,艰苦、辛苦、清苦和痛苦。修志非中心工作,条件艰苦;修志要坐得住冷板凳,耐得住寂寞,身心辛苦;修志不是权力要害部门,比较清苦;真要潜心钻研,又常有“众里寻他千百度”的痛苦。这是修志人的自嘲,但也是方志工作的真实写照。
  十年来,李授雄把修志工作的点点滴滴当作自己分内的事,操心操劳,不仅没有休过一次正常假,而且经常利用节假日或晚上的时间加班加点,工作至深夜或凌晨是家常便饭。以至于同事们开玩笑地说:“李主任加班是正常的,不加班反而不正常。”由于长期久坐疲劳,落下了腰椎间盘严重突出症,于是蹲在电脑前便常常是他现在工作的标准姿势。
  为了做好既艰苦又繁琐的搜集资料工作,他先后组织了两次大规模的集中资料搜集工作,把复印机搬进省军区保密资料库,冬天阴冷,夏天闷热,每次一蹲就是半个月,足不出户,终于搜集到2000余万字珍贵的档案资料。看着一捆捆沉甸甸的资料,如农民获得大丰收,喜悦之情冲淡了一身疲惫。
  李授雄在省军区军志办工作时间最长,这里的人员换了一茬又一茬,走了一批又一批,但他却一直坚守着。不管领导和同事怎么变动,他的干劲却始终没变。特别是担任军志办主任以来,他既当指挥员,又当战斗员,言传身教,紧盯时间节点和质量目标;以身作则,以自身较强的吃苦性、高度的自觉性和强烈的责任心感染教育周围的人。同事们包括老同志们都说:他是以人格魅力感染了我们,带动着我们。
  在他的带领下,省军区军志办先后多次被各级评为编研工作先进单位。他个人先后被总参谋部评为全军军事志先进工作者,2次被南京军区评为编纂工作先进个人,3次被浙江省地方志编纂委员会评为先进工作者,4次被省军区评为优秀参谋、优秀共产党员。
  修志就是记录历史,来不得半点马虎和随意。一字失实,满篇皆疑,志书质量就是生命。
  
李授雄深知,要想修出高质量的志书,必须尽快使自己成为修志的行家里手。入行伊始,他就确立了“先入门、后入道、再求精”的学习思路。为尽快“入门”,他每年专门制订学习计划,自购、订购和借阅大量书籍,减少不必要的应酬,利用点滴时间自我“充电”。先后通读了《中国军事百科全书》《军语》《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通史》等各类史书20余部,学习借鉴了30余部全国第一轮修志出版的军事志和地方志书,认真学习了多部方志和军事志理论著作。通过广泛深入的学习,不仅对党和军队的历史有了全面系统的认识,不断丰富了历史知识,提高了编纂水平,而且对历史事件有了更准确的理解和把握,切实增强了史学素养。
  在编纂过程中,他深入编纂第一线,扎实做好“入道”的基本功,先后独立完成《浙江省军事志》彩页、插图的选编;以他为主完成3篇约20万字的《浙江省军事志》书稿和全书的总纂;创编并组织编纂400余万字的《浙江军事年鉴》。从参与大量的志鉴初稿编纂实践中,他不仅获得最直接的编纂经验,而且对全省志鉴工作存在的问题以及需要把握的重点有更深的体会。
  如果说志书的生命力在于质量,那志书质量的生命力就在于资料的真实性。为确保史料的真实性,真正做到去伪存真,编纂过程中,他反复查证核实原始资料,有时甚至为了一个数据,深入到图书馆或档案馆大海捞针,坚决不轻意放过一个疑点问题,不收录一份似是而非的资料。同时,他经常深入到干休所访问老首长,询问历史事件的当事人,搜集口述资料,有力地起到佐证史实的作用。
  当年,刚参与到修志工作中时,编纂军事志对一名年轻军人来说正如“大姑娘出嫁头一回”,组织军事志书稿评审更是如此,没有经验,没有现成模式,为取得评审经验,他不失时机地建议挑选部分市县军事志编纂单位组织军事志评审试点,尔后组织全省修志人员参加评审现场观摩会,推广评审经验。在全省广泛开展评审工作期间,针对市县两级出现的急于定稿、草率出书的倾向性苗头,他又极力主张组织一次调研,根据调研发现的问题,在全省遴选17名军地专家成立省军区军事志专家组,在组织专家组成员对省军区本级军事志进行初、复审的同时,将专家与质量进度相对滞后的军分区或人武部进行挂钩帮带,每人负责2~3个单位,全程跟踪指导和面对面地帮带,直至高质量完成出版任务,充分发挥了专家的“酵母”作用。实践证明,评审工作采取的一系列措施,极大地保证了全省军事志书整体质量的提升。
  李授雄是广大修志队伍中的一员,也是修志人员默默无闻工作的一个缩影。自《浙江通志》开始编纂以来,很多人加入了修志大军。他们都是平凡的人,工作在平凡的修志岗位上。平凡虽不是人生精彩华章,但甘于在平凡的工作岗位上默默奉献却成就了人生华章。
                                       作者:省军区军志办
                                       责编:袁新国
  
 
副省级市  ·杭州市  ·宁波市
地级市  ·温州市  ·嘉兴市  ·湖州市  ·绍兴市  ·金华市  ·衢州市  ·舟山市  ·台州市  ·丽水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