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添加收藏

屠隆、汤显祖、周宗邠的松阳佳话

2014-05-08 16:02:15
  屠隆、汤显祖都是明代的杰出人物。屠隆(1543~1605),明代文学家、戏曲家,字长卿、纬真,号赤水,别号由拳山人、一衲道人、蓬莱仙客,晚年又号鸿苞居士,浙江鄞县人。万历五年(1577)进士,曾任颖上(今安徽省西北部)、青浦知县(今上海市郊),官至吏部主事,万历十二年(1584)罢官回乡。中晚明时期有“七才子”之誉的屠隆,因其在文学、戏曲、博物、考证等领域有不俗的成就,《明史》专门为他立传。汤显祖(1550-1616),字义仍,号若士,别署清远道人,江西临川人,明代著名的文学家、戏剧家和中国古典文学《牡丹亭》的剧作者,对中国文化事业做出杰出贡献。数百年来,他的思想和艺术成就一直辉耀着我国文坛,并产生了世界性的影响,被联合国科教文组织列为世界100位文化名人之一,被誉为东方的莎士比亚,是中华民族文化的骄傲。
  万历二十一年(1593)春,仕途不顺的汤显祖任遂昌知县,上任次年实施“变化天下”的宏愿,兴学重教,创建“尊经阁”(遂昌第一个藏书楼),之后又采取奖掖农桑,驱除虎患,纵囚观灯。汤显祖任遂昌知县6年,至二十六年(1598)春离任,他清廉正直,勤政为民,赢得了百姓的爱戴口碑载道。
  万历二十二年(1594),屠隆、汤显祖好友周宗邠任松阳知县。周宗邠,字肇迁,号洪庵,武进人。他性爽迈,奖与庠序,发诸至诚。“事有关诸生者,求辄应如响。時有生詹希尧者,才高有文名,公尤深爱之。公出,必携之同行。且修废振颓,一時咸举,士民德之。”纂著有《南华集》、《古薜萝梦轩诗集》。
  屠隆、汤显祖因都是当朝文学家、戏剧家的共同特长,加上好友周宗邠任毗邻遂昌的松阳知县,都与松阳结下了不解的情缘。
  在中国文学史上,汤显祖和屠隆都是以文学家、剧作家面目出现的。汤显祖在遂昌,远离朝廷和文坛,没有人和他谈诗论艺,风流倜傥、才华横溢的四明才子屠隆的到来使他从心里感到高兴。
  松阳县令周宗邠擅长弹琴,汤显祖曾多次到松阳,和松阳知县周宗邠谈词论曲,显祖每与他研习琴理,好比知音。
  屠隆、汤显祖及松阳知县周宗邠,同为放补省知县,又有相同的戏曲、音乐及听曲、饮酒、看戏论文的同好,又有大致相同的人生哲学和处事态度。
  俗话说天赐良机,促成他仨在松阳、遂昌、丽水这方天地间,曾数度交首一处,时而踏青放歌,时而浅酌低吟,时而抚琴引吭,着实开心了几度春秋。
  屠隆到遂昌拜访汤显祖的讯息传到了松阳,松阳知县周宗邠星夜赶到,三人一道饮酒,互诉衷肠。周宗邠为老朋友的到来,拨琴助兴,好不开心。自此之后,屠隆、汤显祖时去松阳回遂昌,尽享友谊情。有时在遂昌,同游白马山、妙高山等胜景,其间,更频繁的是到松阳,或同在衙署休息,或前往百仞山麓、松阴溪畔的瑞现夫人庙,引壶觞以共酌。三人浅酌低吟,时由周宗邠抚琴,屠隆酒兴来时,竟边唱边做动作,俨然地道戏子一个,时时引起哄堂大笑,快乐极了。
  据《汤显祖诗文集》有关诗篇透露,汤显祖在屠隆做客遂昌期间,曾数度偕屠隆去松阳,“夜听松阳周宗邠鸣琴”,“弹到夜鸿飞不起,却教中散带愁听”。直到天色微明时,汤显祖才匆匆回遂昌衙署上公堂去,依恋不舍地离开松阳。有诗为证:“周长松琴堂晓发:松阴雪月向来清,堂上横琴迸一声。待彻梅花天欲晓,却教孤角放人行。”(周长松即周宗邠)
  汤显祖在遂昌任知县时,对遂昌和遂昌的邻县松阳,怀有极深的感情,他对昆曲、遂昌的“十番”极感兴趣,对松阳的俗称“道教戏曲”,均有至爱兴趣。汤显祖在《答周松》一诗中,这样写道:“长松冉冉月纷纷,夜半留琴奏水云。梦去河阳花似远,兴来彭泽柳絮兮。”此诗表达了汤显祖对松阳这方土地及时松阳知县周宗邠的至深感情。
  屠隆在松阳、遂昌期间,愿拟还要顺道恣游丽水、缙云、青田诸地名胜古迹的。因忽念太夫人,始取消这个念头,速回鄞县。汤显祖倍感遗憾和伤感,他曾在《留屠长卿不得》一诗中叹道:“杯残忽不欢,空堂灯影寒。十年一笑长安邸,坎坷历落称才子。”“直为弦歌似青浦,那得琴人送长卿?”
  中国历代想有点作为的地方官都把水利作为施政重点和民生工程。明万历五年,屠隆35岁时获科举考试的最高功名进士,获任颖上知县。颖上濒淮跨颖,历来水灾频仍,为颖上人名副其实的心头之患。县城处颖河右岸,城东门临颖河。河道曲经东城墙根,从东北至城东门一段约300米左右的城墙根,距离河岸仅数米,顶冲迎浪。每年汛期,洪水都严重威胁城池安全。屠隆上任颖上知县后,带头捐献俸禄,主持修筑东门河堤,不到两个月时间便建成河堤。“城下筑土为路,路外为石,堤下用巨石砖其上,凿木为钩连,而灌灰其中;石堤之外,复堤以土,土堤之外,植木为桩。”此堤“长五十丈,广五丈,高五丈五尺”,时人颂之为“屠堤”,并在堤上筑绿波亭记其功德。“屠堤”之筑,解决了颖上县城水患的燃眉之急。然治水,历来讲究堵疏结合。屠隆经过实地勘察,反复研究,提出对流经县城附近的一段颖河河道裁弯取直的设想,即开挖“新河”,并做出了规划。万历六年(1578)冬调任青浦知县,离开了颖上,之后的几位知县按其规划付诸实施。屠隆调任青浦知县时,适大雨为灾,诸堤将塌,他到民间询问治水之术,发动士民担土石以保堤,亲自操持加固了河堤,避免了一场水灾。正因为屠隆在治水等民生工程方面政绩突出,于万历十一年(1583)升礼部仪制司主事。万历十二年(1584),便罢官回乡。
  位于浙江省西南部瓯江上游松阴溪流域的松阳县,境内有松阴溪及沿溪南北两岸30余条支流,使松阳在浙南、浙西南长期享有“处州粮仓”和“松阳熟、处州足”的盛誉。治水成为松阳自古以来历任领导施政的“重中之重”。而青龙堰为松阳历史名堰,因在百仞山(独山)旁,故又称百仞堰。此堰自古就为水南一带的主要引水工程。由于松阴溪河道弯曲,河床变迁,流向不定,洪灾频繁。宋庆历年间(1041~1048)遭水毁。明正德年间(1506~1521)修复,又毁。明万历年间曾两次修建。明万历二十二年(1594),周宗邠上任松阳知县后,经过实地调查,向州府建议:“徙堰基西上数百武(步),地形稍高,故堤岸崇广,南可决水灌田,北不漫流漂舍,永垂大利,杜争端”。按此策修堰后,达到了“收水之利,绝水之患”的目的。周宗邠在松阳知县任上,勤政为民,因此,在松阳士民中口碑好,威信高。松阳县延庆寺庭院内至今还保留有遂昌项应祥撰写的《周侯治水德碑》,李鋕为《周侯治水德碑》篆额。
  罢官回乡的屠隆虽在遂昌、松阳纵情游历、戏曲、诗酒,但仍不忘关心民瘼。屠隆在和汤显祖一同游历松阳期间,耳闻目睹知县周宗邠,关心民瘼,致力为农民办实事,修复百仞堰之事,他关心民生疾苦,关心松阳的水利治理,亲自登山涉水,调查民情,彻底摸清百仞堰水利水患及数任州县主官对于修复百仞堰久拖不决、两乡民众围绕百仞堰争端不息的原因,分析当时松阳知县周宗邠的治水之策,并漏夜撰写了《百仞堰记》一文(见顺治《松阳县志•卷八》、光绪《处州府志•卷四》、民国《松阳县志》),后又拜望了自己的同科进士、时任处州知府的任可容。《百仞堰记》表达了屠隆对松阳人民的关爱和对知县周宗邠关爱和赞扬。此碑今犹在。与《百仞堰记》同在的是,一段屠隆关心松阳水利的佳话。
  
  注:
  ①光绪《处州府志•职官》、民国《松阳县志·政绩》有传
  ②1995年版《颖上县志》

                                  作者:松阳县史志办 王香花

副省级市  ·杭州市  ·宁波市
地级市  ·温州市  ·嘉兴市  ·湖州市  ·绍兴市  ·金华市  ·衢州市  ·舟山市  ·台州市  ·丽水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