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添加收藏

志书总述撰写体式探析——以宁波市首轮修志八部志书为例 

2014-09-11 17:10:15

  【摘 要】志书的概述位于志书之首,其功用一是从总体上记述一地的基本概况和其志的基本内容,二是引导读者阅读其志,提高读者的阅读效率。“述”的记述内容和撰写手法却认识不一,难有定论。对此,笔者以首轮修志中宁波市8部志书(即《宁波市志》、《鄞县志》、《镇海县志》、《余姚市志》、《慈溪县志》、《奉化市志》、《宁海县志》和《象山县志》)的总述(概述)为例,探析志书总述撰写的体式,提出二轮修志当以史纲体为主,吸收门类体和特色体的优点,方能撰写出具有全局性、典型性、特色性等特征的高质量的总述。
  【关键词】总述  体式  地方志
  
  总述通常位于志书之首,即开篇之作,又为志书记、述、志、传、图、表、录七体之一,其重若鼎。依史志同源观点来看,根据专家的看法,“述”最早缘自《史记》之“太史公曰”,成形于南宋淳佑九年(1249)《临安志》中“总论”。而“述”为方志正式所用则是在民国二十五年(1936)黄炎培主纂《川沙县志》之时,设导言于全志之首,设“概述”于分志之前。后新中国首轮修志,“述”在志书中大规模使用,即凡“志”必有“述”。
  从首轮修志到二轮修志,“述”之功用逐步扩大,其记述内容和撰写手法不断完善,已到无“述”不成书的地步,而对“述”的记述内容和撰写手法却认识不一,难有定论。对此,笔者以首轮修志中宁波市八部志书(即《宁波市志》、《鄞县志》、《镇海县志》、《余姚市志》、《慈溪县志》、《奉化市志》、《宁海县志》和《象山县志》)的总述(概述)为例,探析志书总述撰写的体式。
  一、三种写作体式比较分析
  总述以简要的文字,梗概全貌,简述发展,记其变化,揭示规律,勾勒出一个系统的轮廓,主要具有两大功能。一是总揽全志。总述立足全局,记述一地的基本概况和其志的基本内容,将全志精华概括提炼,俯瞰全志,勾勒概貌,能使读者在短时间内了解志书的大致内容。二是引导读者。总述纵述历史,回顾过去,阐述现实,展望未来,事实与议论浑然于一体,既能引起阅读兴趣,又给人以精神鼓舞,引领读者读完概述之后,进而浏览全文,同时激发爱乡爱国的热情。要达到上述功效,究竟应采取何种写法呢?总述的写作体式,从宁波市首轮修志出版的八部志书来看,大致可以分为三种。
   1.史纲体
    史纲体,即按照史体的要求,先将一地之历史分阶段,然后再横陈各项内容,纵横结合。《慈溪市志》总述就采用了这种体式,在谋篇布局之时便将慈溪历史分为三个历史时期四个板块来撰写。第一板块讲述慈溪的基本情况,如地理概貌、建置沿革、民族分布、人口概况、资源物产等;第二板块从公元前4500年左右开始的河姆渡(原均在慈溪境内)至清朝时期的情况;第三板块从鸦片战争开始至民国解放前的情况;第四板块从1949年5月24日慈溪解放进入全新发展时期至1988年(下限年份)的情况。第二、三、四板块着重反映自古以来慈溪社会、经济、文化发展的大势大要,以及重大历史事件、重要人物在历史上发挥的作用等,重点反映新中国成立后尤其是改革开放以来取得的瞩目成绩。总体脉络清晰、结构紧凑精致、层次错落分明,兼具宏观性、综合性和整体性。
  2.门类体
  总体思路也是纵横结合,只是先横后纵。将主体内容分为几大板块来写,如《宁海县志》分基本情况、经济概况、交通邮电、社会事业和名胜古迹;《鄞县志》分地理环境、建置沿革、农工商业、开放交流、交通邮电、社会事业、历史名人、革命斗争和名胜古迹;《余姚市志》分地理环境、建置沿革、革命简史、历史名人、经济发展和社会事业。门类体思路清晰撰写难度较之史纲体低,整体性略差于史纲体。
  3.特色体
  介于史纲体和门类体之间,既有门类清晰的分块叙述,又有前后连贯的史纲痕迹。如《镇海县志》先概述地理概况和基础设施,接下来以史为纲,述镇海革命史和奋斗史,其中又将经济、文化等方面杂糅其中。这种体式没有固定的范式,皆凭撰写者本身对原始材料的理解和再加工。
  二、首轮修志总述撰写刍议
  现在方志界流行的史纲体、门类体、特色体三种总述写法各有特色,究竟何种更加适合志书总述的内在需求,笔者以宁波市八部志书总述(概述)为例,从是否彰往昭来、是否述而精作、是否揭示规律和是否特色鲜明四个方面探究三种体式的优劣。
  1.横剖纵述,彰往昭来
  “述”有别于“志”,并非是事物历史发展过程中的简单铺陈,而是对事物发展过程中涉及的重要关系的评述,以明事物发展的前因后果和篇章之间的纵横联系,从而揭示事物发展的历史原因和主要根据。
  如《宁波市志》总述在谈到宁波港口交通方面的时候,纵述当地自唐代日本遣唐使由明州(今宁波)靠泊上岸至1993年成为全国大陆港口第五位期间的政策变化对港口发展的重大影响。从唐至鸦片战争,随着朝廷政策的变化对港口的管理逐渐收紧,至鸦片战争后西方列强操控海关实权,又因外地入侵、腹地不广、经济落后以及上海崛起等诸多历史原因,宁波港长期处于停滞之中。20世纪70年代后期和80年代初期,由于镇海港、北仑港的开拓建成使得宁波港进入勃兴阶段,从内河港跃为内河港、河口港和海港相结合的港口。整段文字1200字,分阶段先述客观历史背景再述港口发展情况,揭示了宁波港衰落和崛起的历史原因和主要根据。
  而《奉化市志》第三部分,述新中国成立后的经济发展概况,虽然也是以纵述史迹为主线,从工业的从少成多、农业的稳步发展、城乡市场的繁荣、科教文卫事业的蓬勃发展到城乡人民的生活改善都面面俱到,但却令人觉得只是纯粹介绍成就而缺乏彰明因果之效果,若要弥补这一欠缺,则需通过对经济发展中的因素做重要评述,提示读者前因后果。
  在彰往昭来这一点上,八篇总述在分块论述的内容中达标者过半,如《慈溪县志》总述、《镇海县志》总述、《宁波市志》总述,而《象山县志》总述、《宁海县志》总述、《余姚县志》和《鄞县志》则因结构为门类体之故,在谋篇布局上失去先机,没有把握好起承转合,统筹考虑诸多因素,无法将资料、观点和背景系统化,使之成为一个有机的整体。史纲体和特色体在横剖纵述方面优势明显大于门类体。尤其是史纲体,将各式材料穿针引线安放于各自位置,板块之间相对独立却又联系紧密。
  2.总叙概况,述而精作
  概述既是基本情况的记述,又非基本情况的简单浓缩,而是立足于全局,从整体的角度进行叙述,用科学的方法准确记述所处的时空环境中事物运动的基本特点,以表明该地区各种事物发展的客观条件和相互制约的关系。
  这种描述并非平铺直叙,如《镇海县志》的总述即为一例。该总述第二段写道:“蛟门天设,群岛屏列,揽东海,枕宁波,扼宁、绍咽喉,卫浙东门户……清驻水师,筑炮台,民国设镇海要塞区,解放后人民解放军又分驻大浃江南北,遂有‘东南屏翰’之誉。”①像这种概况所体现的特点和采用的方法,既生动鲜明又有总体的印象,使人强烈地感受到镇海的地理位置的特色和在军事上的特殊地位。与此相反,《鄞县志》总述中有关地理位置的记述:“县境东、北毗邻宁波市区,西北与西部与余姚接壤……县界周长269公里,其中海岸线25.66公里。全县总面积1380.54平方公里……故有‘五山四地一分水’之称。”②这种记述方法,缺乏概括的特点,只从正文中的基本情况部分摘录移入总述,并没有做进一步的加工、提炼和概括。苍白的数字无法钩玄提要,使人一目了然。又如《慈溪县志》总述第四段:“随海水北却,近山平原逐步成陆,居民渐次北移东迁,今杭甬公路线以南大片土地得到开发。沿山麓上林湖至杜湖一带,为中国古陶瓷发祥地之一……”③段首寥寥几笔勾勒慈溪陶瓷发祥的历史地理背景,简单精练,可见撰者笔力深厚和对材料的研读透彻。
  3.高屋建瓴,揭示规律
  总述的概括性特征使得其无法对一些重要规律作详细深入的论证,因此,在撰写过程中,需要适当地“指点关节”,将全志中最能体现规律的关键和重要环节点出,以启示读者去发现规律、研究规律。如指出看似偶然的重大事件背后所隐藏的必然性、事物逆向发展的原因等,同时还需注意笔下分寸。如《慈溪县志》采取史纲体的写法,从两个方面力图贯彻史体的特色。一是将慈溪的发展,纵向地置于整个历史环境和社会条件中进行考察,点出不同历史时期、不同社会状况对慈溪发展的制约性,点名各阶段不同的自然、社会、经济、文化等条件对慈溪的制约关系。二是选择纵向发展中极具代表性的事件进行论述,如费时300年建成横贯姚北的御海长提大古塘、嘉靖年间的民间抗倭、民国时期的旅外热潮、新中国成立后的经济发展等具有阶段意义的重要环节,着力指出这些环节对如今慈溪的影响。特别是海陆自然环境的变化,尤其海塘长堤的修建和海岸的北移,沧海渐成沃野,于是盐田陆续北移,脱盐改种棉花故形成以植棉为主的综合农区,为手工纺织业蓬勃之源。鸦片战争后海塘失修致棉花受灾,棉产锐减一蹶不振。这段历史反映了慈溪人民与自然抗争的勇气和艰辛,也有利于引导读者去研究整个慈溪发展史的基本规律。
  高屋建瓴,把握大势大要,这是写好总述的根本。同时也要写出深度,着重反映经济社会发展的大趋势,要善于抓住大趋势中最本质、最有代表性的事物进行记述。而采用门类体撰写的总述在体裁结构上的先天缺陷使其无法在整体上把握大势大要,并且因为铺陈过多的原因而导致结构松散。简单地从横向的几个方面概述从根本上割裂了自然、经济、社会、文化等因素相互之间的多重作用和影响,论述平坦浅白。
  4.诏示典型,特色鲜明
  总述应择典型之事、人、物等,来显示地方特点和优势。在这方面,如《慈溪县志》中棉花的种植、盐业的发展致三北遂有“棉库盐仓”之称,这是写物;如《宁海县志》中述明方孝孺宁灭十族不为朱棣草诏、清末秀才王锡桐之“宁海教案”、现代“左联五烈士”之柔石坚贞不屈,这是写人。
  最典型的反映特色的写法当属《宁波市志》,其中专设了“城市建设”的板块,将从古至今宁波城区的开拓和发展的过程较为完整地梳理了一遍。从明州未立之前,唐时在东南隅建造的第一座僧伽天封塔起,宁波城市建设在历史上的序幕拉开。之后陆续修建了筑子城、东津浮桥、白檀寺、国宁寺、乾符寺等,至公元898年,筑罗城的建造标志着明州城市的形成。之后又描述了当时的城市主干道建设情况,“当时东西向的主干道,从东渡门经乾符寺前、鼓楼、国宁寺到望京门逐步连成一线,相当于今中山东路、中山西路的大体雏形……另一条是开明坊通至纺丝巷、三角地,相当于以后形成的今开明街雏形……明代嘉靖<宁波府志>载有197条街巷。清代光绪<鄞县志>记有177条街巷,其中街道27条、巷150条……”④
  三、结论
  志书是一方之全史,是记载一地自然、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等诸方面的权威资料性文献。它的通行写法是横分门类、纵述史实,要求做到横不缺要项、纵不断主线。所以,笔者认为,既然作为历史学范畴的志书主体内容是横排纵写,那么就需要一个纵排横写的内容概要或者导读,作为志书内容的补充,以方便读者。而经过以宁波市首轮修志的八部志书总述(概述)为中心的考察,不难得出结论,门类体虽然在首轮修志中是各家志书撰写总述时的主流体式选择,其结构上的天生缺陷导致其不能勾画历史发展的整体发展轨迹和脉络;特色体本身就是史纲体和门类体相交融的产物,其质量高低取决于撰写者是否保留史纲体和门类体的优点。经过比较分析,笔者认为,以《慈溪县志》为代表的史纲体在揭示事物变化发展的根本原因和反映事物发展本质规律方面要明显优于门类体和特色体。史纲体记述科学,既能避免弊端又能体现总述的要旨,且钩玄提要高度概括、横写力求精练的特色更将总述的质量提升一个台阶。目前正是二轮修志深入开展的阶段,许多地方的志书已经到了总述的撰写阶段,广大修志工作者既要借鉴首轮修志的理论成果,更要用发展的眼光、结合时代特色精心撰写总述,使之起到画龙点睛之效果。

注释
①镇海县志编纂委员会.《镇海县志·引言》,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上海分社,1994.1
②浙江省鄞县地方志编委员会.《鄞县志·总述》,中华书局,1996.1
③慈溪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慈溪县志·概述》,浙江人民出版社,1992.2
④宁波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宁波市志·总述》,中华书局,1995. 11.
--------------------
参考文献
[1]宁波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宁波市志》[K]. 北京: 中华书局,1995. 11.
[2]浙江省鄞县地方志编委员会.《鄞县志》[K].北京:中华书局,1996.9.
[3]镇海县志编纂委员会.《镇海县志》[K].上海: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上海分社,1994.1.
[4]余姚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余姚市志》[K].杭州:浙江人民出版社,1993.6.
[5]慈溪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慈溪县志》[K].杭州:浙江人民出版社,1992.5.
[6]奉化市志编纂委员会.《奉化市志》[K] .北京: 中华书局,1994.1.
[7]宁海县志编纂委员会.《宁海县志》[K].杭州:浙江人民出版社,1993.4
[8]象山县志编委员会.《象山县志》[K]. 杭州:浙江人民出版社,1988.4

作者:鄞州区方志办  包柱红  袁静君

副省级市  ·杭州市  ·宁波市
地级市  ·温州市  ·嘉兴市  ·湖州市  ·绍兴市  ·金华市  ·衢州市  ·舟山市  ·台州市  ·丽水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