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添加收藏

松阳人民的抗日救亡斗争——纪念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

2015-06-30 16:54:01
  今年是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在纪念胜利之际,我们一定要铭记历史,召唤和平;在纪念胜利之日,我们不能忘记为民族解放战争作出贡献的先辈们。在缅怀英烈不朽功绩,见证民族命运转折,承载人类和平愿望的特殊日子里,我们有必要重新审视松阳人民对抗日战争所作出的重要贡献。本文根据有关史料对松阳县抗战人物和事迹作一概略介绍,以鄉读者。

叔侄投笔从戎以雪国耻

  松阳象溪村高自元、高威廉叔侄投笔从戎,毅然决然的报考中央航空学校,并在抵御外敌入侵时献出了宝贵的生命。高自元、高威廉叔侄成为松阳人民永远怀念的优秀儿女。
  高自元、高威廉叔侄出生在松阳颇具影响的封建仕宦大家族,他们始终受高氏宗族及诸多长辈有意识的家庭文化熏陶,家庭教育奠定了叔侄道德人格形成的基础,促使他们刻苦好学、立志报效国家。
  1929年秋,高自元为松阳县第一中学首届毕业生;1932年秋毕业于苏州高中。时值中华民族遭受帝国主义列强和日本军国主义侵略、蹂躏的民族存亡,国难当头时刻,激于爱国热情,毅然投笔从戎,考入中央航空学校习驱逐。1935年夏,高自元以优异学业和高超飞行技术,毕业于中央航空学校第四期。当时曾受蒋介石召见;并授以“蒋中正赠”字样的自卫剑一把、高级黑色小皮箱一只。1935年农历九月初三,在江西省南昌机场上空以意大利进口战斗机进行试飞时,不意汽缸爆炸,机焚身亡,壮烈殉国,为民族、为国家献出了年轻的生命,壮志未酬身先死。时国民党政府在公墓举行了隆重的安葬仪式。每年“清明节”由航空总部在公墓举行公祭,接请烈士遗属前往参加。原国民党松阳县县长蒋剑农亲笔题写“壮烈殉国”牌匾一方,悬挂在象溪村高氏宗祠内,并在县城钟楼路“忠烈祠”内挂有高自元遗像以示纪念。
  1929年,高威廉也毕业于松阳县第一中学,威廉与其叔自元同诣镇江投考高中,以考者拥挤未得入彀,乃留镇江补习。一日与其叔自元偶游马路,见要人汽车豕蚘奔也,威廉慨然曰:“大丈夫当横飞天空耳,驱市虎胡为”。其小有大志如此。1933年初,威廉毕业于常州高中。时值中华民族遭受帝国主义列强和日本军国主义侵略、蹂躏,民族存亡、国难当头时刻,激于爱国热情,威廉亦毅然投笔从戎,与其叔相率赴京应试中央航空学校,以体差重半磅被摈,归而益厉,专习拳术,不半载体重激增。1934年重赴航校投验,遂得录取,习轰炸。
  1937年春,威廉毕业,留任教官。秋,派赴南京空军第一大队第二队实习,目击东亚风云日紧,愤慨异常,对于飞行空战技术益深研习。迨七七事变,遂向当局请缨杀敌,奉派前线轰击敌军舰,屡建殊绩,晋级空军中尉队员。1938年7月19日,奉命出发湖口轰炸敌舰,于职务完成后飞返武汉上空。适敌机滥炸——此次出动凡五机,其一、二机已安全下降,三机甫着地即被敌机炸毁,威廉乘第四机,见状乃遽起应战,惟轰炸机质量较重,旋转欠灵,又后援不继,众寡悬殊,油箱被敌弹射中,机身着火。烈士知事机已急,降伞出机,不幸天不见佑,坠入汉阳张公堤西湖内成仁焉。“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
  县抗日自卫委员会发公函追念松阳县壮丁志士参加前方作战而牺牲者殊勋,策励来兹,7月7日合并追悼空军烈士高威廉及其他抗敌阵亡将士大会,并恭送烈士神位入忠烈祠,以资崇敬,而垂永久。

胞兄弟共为抗战尽心竭力

  在抗日战争中,全国人民众志成城,一致对外,把国家、民族利益放在首位。松阳县樟溪乡有对胞兄弟,虽然信仰不同,但在抗日战争中没有退缩、没有偷生,用自己的智慧捍卫着国家和民族的尊严。
  钟松(1900~1995),原名钟雍田,陆军中将。黄埔军校第二期毕业。清光绪二十六年八月初一(1900年8月25日)出生于浙江省松阳县樟溪乡钟家村(今福村)。父名时光,母刘凤云,育有两子,钟雍田居长。钟家世代务农,家境尚可,到了钟父这一代,家中逐渐重视起文化教育的必要性,钟时光于是将钟雍田送入当地的私塾识字,继入浙江省立第11师范学校学习。1922年钟雍田毕业后返乡,在樟村小学(今樟溪乡中心小学)任教。
  1924年初,钟雍田得知广州黄埔军校开始招收学员,他响应孙中山的革命号召投考军校。同时,为了适应革命潮流,他改名钟松。钟松通过考试,成为黄埔陆军军官学校第一期学员。此时,钟松突染伤寒,病情严重,校医误诊无救,被送入太平间。所幸同乡张树青对其进行重新检查,觉得仍有治愈希望,便又将钟松领出太平间并把其治愈。经过折腾,钟松被编入军校第二期炮兵队第2区队学习。钟松秘密加入了共产党,并参加了“革命军人同志会”,“中山舰事件”发生后,钟松退党改入国民党。钟松入学不久就被编到军校东征队参与作战。
  1933年3月,钟松随部参加长城抗战,担负南天门之守备任务。同年12月担任保定军政部陆军编练处补充第2旅少将旅长,此后,钟松频繁对日军作战,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后,任陆军独立20旅旅长;同年8月底,钟松升任第61师少将师长;1943年,任第九军副军长,率部进攻云南芒市日军,歼敌千余,授青天白日勋章,并升任第36军中将军长,继授忠勤勋章、胜利勋章。
  说起钟松抗战历程,就不能不提到其在“八一三”事件中所起的作用。“七七”芦沟桥事变发生,军民奋起抗战,日军为谋速战速决,欲在上海制造事端。但淞沪地区,受“一·二八”淞沪停战协定之约束,区内不得驻中国正规部队,而日租界内,驻有日海军陆战队,随时可发生战事。乃命陆军独立第20旅,旅长钟松率领所属三个团,以保安总队名义,换穿保安队服装,进驻上海南市虹桥飞机场一带,严密戒备。
  1937年8月9日下午5时,有日军上海特别陆战队,西部派遣队长大山勇夫中尉,乘坐由一等水兵齐藤与藏所驾驶的汽车,强行突破我军警戒线,驶往虹桥机场,意图窥探该场附近的军事设施。机场卫兵令其停止,竟强行闯入,卫兵不得已而开枪,将其击毙。守军旅长钟松将军得悉,知事态严重,立即报告上级。同时与上海监狱商量,提出二名死囚,晓以大义,(经其同意,慷慨赴难)。换穿保安队服装,用日军所携之枪,射死在机场卫兵岗位上。日军以制造事端之目的已达,立即向上海市长抗议,并邀集中外新闻记者,同到虹桥机场观察。钟旅长当场说明:是日军先开枪将卫兵射杀,我卫兵还击而毙之。尽管日方技术人员测角度,算射程,验枪膛,却难以找出破绽。日本人在外国记者和国际舆论面前,只好悻悻然默认钟松所述的“日军先打死中国卫兵的真相”。正是这位足智多谋、聪明过人的钟松旅长,当时急中生智、果断处事、敢做敢为钟松旅长以死囚伪装卫兵这一缓兵之计,为我军赢得四天时间,作充分准备。
  钟龄(1904~1989),男,钟松胞弟,樟溪乡福村人。上海大学毕业后赴法国里昂大学攻读化学工程,获硕士学位。时值国家遭受日本侵略,他毅然放弃学业返国,在贵州遵义42兵工厂任工程师,制作活性炭防毒面具。

松阳军民合力抗战保家卫国

  抗日战争时期,严重的民族危机使中化民族的凝聚力和向心力得到空前强化。1937年“七七”事变爆发,日本发动全面侵华战争,12月24日,省会杭州沦陷,国民党浙江省政府机关、部门和部分学校、工厂向浙南山区迁移,松阳成为浙江省抗战最后根据地之一,在当时抗战第一的原则下,无疑应该负起建筑坚强抗战堡垒的工程,同月,中共闽浙边临时省委决定恢复中共浙西南特委,领导浙西南地区党的建设和抗日斗争,陆续指派党员干部到松阳工作,先后成立中共松阳城区、松阳政工队、黄圩、上坞源、湖溪、黄坑口、湘湖师范、大岭脚等8个支部,隶属中共松阳县工委领导。1938年1月,浙江省10余个农业科研单位迁入松阳,成立省农业改进所。此后,又有50多个省级党、政、军机关和企事业单位相继迁居松阳。
  随迁松阳的中共党员及进步人士,一面搞科研教学和经济建设;一面宣传和组织群众,开展抗日救亡运动。这一年,国民政府组建的抗日特种工作团六分团、松阳抗敌自卫会、县政治工作队、古市经济建设实验区等单位相继成立,共产党员通过抗日统一战线关系,进入这些政府机构工作,以公开合法的身份,积极开展抗日宣传,发展敌后经济。抗日战争时期,中共松阳县工委领导下的共产党员和特种工作团第六分团、城区、湘湖师范、县政工队、农业改进所、经济建设实验区等单位以合法的身份、职业为掩护的共产党员,在浙江省重要的战略后方松阳积极活动,引领广大革命人士不畏艰险,以满腔的热忱,投入到抗日战争的激流中去,用自己的毕生精力乃至生命从事抗战活动,他们或办学校、集社团,或出墙报、刊报纸,或编教材、作演讲,或演戏剧、教歌曲,或写标语、印传单等,动员民众肩负起时代使命。
  1942年8月1日,侵华日军原田混成旅团进犯松阳;次日,县城沦陷。8月3日,布防石仓源、洋坑埠头、三望排一线的国民革命军浙保三团,与麇集松阳、云和交界之方山岭,欲越山岭奔袭省府临时驻地云和的日军誓死决战,战斗进行了三天三夜,尤其是鸡公骑坳一带,双方几度易手,虽然最后日军败退,却是尸寒遍野,满目疮痍。8日,县境西南部先后有陆军八十八军新编第二十一师、第十集团军直属第七十九师及四十九军暂编第十三师逐次接防。10日,收复石仓源。16日,二十一师位于右翼,部署在石仓源、横樟、大岭头一线,其前哨挺进至山锁坳、东头源;十三师渐次跟进,前站到达枫坪。次日凌晨,二十一师一个连袭击驻横山背日军阵地,打死日军5人,迫其节节后缩。8月27日,日军原田混成旅团开始撤退,经宣平退踞武义。日军奈良支队被第七十九师攻击后,经宣平退往东阳,一股由原路向丽水遁去。29日,收复松阳。当年国军誓死卫国的精神至今仍让人热血沸腾,据说前几年在山间还不时发现枪炮子弹等物品,中日主战场“鸡公骑坳”口的凉亭虽经翻修,但泥墙上还能发现密密麻麻的弹眼和射击孔,真实地记录着当年的激烈惨状。近几年,热心人士在坳口处树起一块抗战阵亡英烈纪念碑:“民国卅一,省府徙云,狂敌进迫,鏖战斯坳。阻击三昼,溃敌无数,云邑既保,省府遂安。百千将士,瘗香斯丘,殉国尽忠,胜玉流芳。青山作证,魂兮慰纳,壮哉英烈,丰碑永镌。”今年,县人武部、民政局、档案局、政协文史委、史志办等部门联合对我县健在的9位抗战老兵进行了寻访调查,了解当年中国军队在我县石仓源、鸡公骑坳狙击日寇,保卫战时省政府进行浴血奋战的情况。一些乡村村民自发奋起反抗,刺探日军军情、抢夺粮食、扰乱日军后勤。丁山头等村村民与日军拼死一战,俘掳日军,缴其枪支。
  不仅军队奉命同日本侵略军拼死厮杀,松阳人民在全国各地各条战线上都临危不惧、踊跃投入到抗日救亡运动的洪流。叶飞雄(1905~1937),浙江松阳县上五木村人,谱名泽夏,禀质聪颖,赋性豪爽,少有大志,高小毕业后负籍杭垣考入一师肄业,适值时局不靖,乃毅然决然投笔从戎,充任浙江保安队准小尉之职,后选送南京中央陆军军官学校,毕业迨至抗战军兴,保安队改编为陆军,升任中国国民革命军第八七师五二一团二营机枪连上尉连长。1937年“8·13”事变,日寇重兵大举侵犯上海。国难当头,时任连长的叶飞雄,在张治中将军的指挥下,率部在蕴藻滨、大场一带和日寇展开了殊死战斗,日寇欲速战速决,集中其海陆空三军立体作战。我军仅有陆军,且装备落后,缺乏重炮支援,虽斗志昂扬,但伤亡惨重。1937年9月23日下午,日寇又在战机及海军炮火轰炸掩护配合下,以坦克为前导向叶飞雄率部守卫的大场阵地进攻,战事非常激烈,且伤亡极其惨重,在此危急时刻,叶飞雄为了阻止敌人的进攻,守住阵地,他身绑多枚串联手榴弹,带领敢死队员十多人冲入敌坦克车底下,以血肉之躯与日寇同归于尽。烈士叶飞雄在上海大场为国捐躯,年仅32岁。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晋升叶飞雄少校衔,松阳县政府蒋县长亲撰“公忠殉国”匾额一方,以褒扬其功绩。
  叶醒,男,西屏镇人。空军机械学校毕业后,在兰州等机场维修飞机,对日空战。陈鑫魁(1913~1942),四都乡塘石村人。省立第十一中学毕业后在武义周源、上周等小学任教,1941年后在阳和乡中心国民学校任国文教员。1942年农历七月初八日,驻四都乡平田村的日本侵略军来塘后村抢劫,正在追赶村民江火章时陈与日寇搏斗,打伤1名日寇,后因寡不敌众,惨遭杀害。民国政府授其抗战英烈称号。
  程绍芬(1898.6~1942.8),松阳县西屏镇太平坊人。民国10年(1921)毕业于省立第十一师范学校,服务教育二十余年,忠勋素著。24年开始任寿年小学校长。31年8月,日寇窜扰浙东,松阳陷落。不得已携带重要校具仓卒走避,不意遭遇日军,迫为苦役,虽痛遭毕楚,始终痛骂严拒,卒致遇害。削耳剜舌割喉,惨不忍闻。程绍芬遇害后,松阳县政府以程绍芬校长临难不屈,忠烈可尚,给发恤金,并呈报教育厅请于褒扬。教育厅奉省政府令,照学校职员养老金及恤金条例办理抚恤。并奉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核准,将程绍芬忠勇事迹编入抗战特殊忠勇军民录,函教育部刊登各种教育书刊,以志褒扬。并令饬县将事迹编入松阳县志,用资楷模。
  潘学易,字假年,乳名陈徒,官名潘星,国民党员,曾在第三战区第十集团军三期毕业,浙江省抗敌自卫团少尉排长,战死在抗日战场。
  总之,抗日战争时期,面对凶恶的日本侵略者,松阳人民不畏强暴,众志成城,英勇斗争,开展了轰轰烈烈的抗日救亡运动,用鲜血和生命谱写了可歌可泣的英雄史诗。
  历史,永远铭记他们。

作者:松阳县史志办 王香花

副省级市  ·杭州市  ·宁波市
地级市  ·温州市  ·嘉兴市  ·湖州市  ·绍兴市  ·金华市  ·衢州市  ·舟山市  ·台州市  ·丽水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