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添加收藏

浅谈故邑山和故邑城

2015-05-27 09:39:15
  从秦始皇初定天下,在全国实行郡县制起至明宣德四年平湖置县,现平湖市境范围大部分时间都隶属于古海盐县。嬴政二十五年(公元前222年),海盐置县,县治设在华亭乡(今天上海市金山县的东南境)。秦末,由于地壳运动等多方面的原因,华亭乡所在的柘山,塌陷为湖,海盐县城迁到190里外的武原乡。迁治三百多年后,公元125年三月初的一天,一夜暴雨,海盐县治所在武原乡一百二十余顷土地轰然下陷丈余深,坍塌为湖,政府机构及主要官吏全部葬身湖底,这个以巨大灾难为代价所形成的大湖被称作当湖。这是海盐历史上第二次县治塌陷成湖的记载。
  遇此大灾后,海盐县治只好再次迁往36里外的齐景乡。齐景乡位于今天平湖市乍浦附近东偏北约12里处。古海盐的这第三个县治所在,即是现在大家所熟知的故邑城。这段历史,在众多的史书中都有记载,《大元大一统志》云:“故邑城,在州东北三十五里,高一丈,周三里。〈吴地记〉云海盐順帝时沦陷为湖,尝移於故邑山下”,清·顾祖禹《读史方舆纪要》则记:“故邑城,县东南二十七里故邑山下。汉顺帝时,海盐县沦陷为湖,移治于此,后复徙于马嗥城。以此尝为邑治,故曰故邑。西南去海盐县三十六里。晋隆安二年,海贼孙恩北趣海盐,刘裕随而拒之,筑城于海盐故治,孙恩来攻,为裕所败,即此城矣。”

故邑山和故邑城名字由来

  众多的史料都指明,古海盐的这第三个县治所在被称为故邑城,而故邑城应位于故邑山下。但是史料中关于故邑城和故邑山的名字的由来,却有不同的说法,有说是城以山名,因为县治迁到了故邑山下,因而县治所在城便称为故邑城。如《至元嘉禾志》“沿革·海盐县”中:后汉复为海盐,顺帝时又陷为湖,是为当湖,遂移治故邑山,为故邑县。《吴地记》:海盐县,在郡东南二百二十里,地名殷水,水名福见。秦始皇二十六年置。陷为柘湖,又改武原县。陷为当湖。隆安五年改东武洲。移在故邑上。
  也有的旧方志里说故邑城就是顾氏城,是顾姓人的祖居,因顾荣封此地故名顾邑,如清·张力行《平湖县志》:“考府赵志及县《程志》“顾荣之先勾践支庶封于此,子孙遂以为姓顾,邑之名或有取焉。”但著名历史学家谭其骧教授认为这种说法靠不住,因他记得当年顾颉刚先生曾经讲顾荣是越人,不是汉人,顾荣以前的“顾”是靠不住的。地方志记载本地历史都喜欢拉得越早越好,往往靠不住。
  当然,更多的是认为山以城名,如《读史方舆纪要》所说“以此尝为邑治,故曰故邑”,明天启《平湖县志》:“又故邑山,以故邑城而名”,城之所以被称为故邑城是因此城曾经作为县治,又因山下的这座城被称为故邑城,因而山被称为故邑山。这个说法得到了谭其骧教授的认可,他在1990年海盐县志办公室召开的研讨会上就指出:故邑山原来不是叫故邑山,原来是没有名字的。第二个海盐县治陷在当湖里,它搬了一个家,搬到了山旁边。唐《元和郡县志》说,海盐县“后又陷为当湖,移置山旁”。什么山旁,名字是没有的。不但是《元和志》如此,南宋《舆地纪胜》里还是这样讲,“故邑山在海盐东北三十五里,《舆地记》云:山下有城,汉安帝二十年海盐沦陷为湖,移于山旁”。这个山本来没有名字,在第二个海盐县治沦到湖里头之后移至这座山旁,后来又搬到第四个海盐县城去了,然后把第三个海盐县城叫做故邑城,把故邑城旁边的山叫故邑山。
  天启《平湖县志》中还有一种较文人化的猜测“或曰顾邑,谓足以顾盼城邑。”因为站在山上能俯视全城,因而叫顾邑山。但这种说法明显是后代文人渲染。
  参考各史料,在年代更早一些的《新唐书·志·卷三十一》中有记:“海盐,紧……有故县山”,《新唐书》直接把故邑山记为故县山,应是比较明显的证明山是由于之前的故县城而名的。《后汉书·地理志》:“故永建二年(127)陷为当湖,移治乍浦山下。”可见,早时,故邑山确实没有名字或者说早先的山名已无考。
  因而可知,海盐县治再次迁走后,乍浦山下的这个旧城因曾经作过县治而被称为故邑城,城旁的山便由此被称为故邑山。

关于故邑城

  时间荏苒,而今,故邑城早已沦没海中无可考。然而,我们尚能在古代的一些史料及文人辞赋中找到故邑城的蛛丝马迹。元代过宗一曾有《顾邑城》一首“寄奴王者亦英雄,更爱风流老顾荣。今日孤城沧海畔,一天红浪晚来风”。清顾祖禹《读史方舆纪要》中载:又有顾邑巡司,宋元时置于故邑城内。洪武十四年,徙置乍浦镇,改今名。但故邑城究竟沦没于何时并无确切记载,估计大概应在元以前。
  清顺治时期时,乍浦居民还能偶尔在海边一窥故邑城的遗址。李天植《九山游草》:海上天妃宫,即志所称苦竹山也,时飓风大作,潮没殿阶,无何,风止潮退去,宫前里许有遗址出焉,延袤里余,竹圃根尚森立,蹑之俱朽,古窑及金银铜器,游人俱有拾得者,五铢钱不可胜数。余仆得一钱,文有“大钱五十四”字,新莽时物也。不数日,随没。考盐志,山外有顾邑城,没海中,此岂其遗址耶?时顺治丁亥六月望日。
  雍正八年遗址的忽现则有更多的记载。林中麒《乍浦竹枝词》七十:“铁板沙中故邑沉,宫前犹见石街深。拾来古镜郎无用,留照犀钗上髻簪。”张云锦《当湖百咏》六十三“不知岁月几推迁,井臼遗踪尚宛然。桑海茫茫谁堕泪,爬沙但觅五铢钱”后有记曰:庚戌夏,天妃宫西南沙中,忽现市井遗址,人有得五铢钱者。庚戌即雍正八年(1730)。宋景濂的《乍浦九山续补志》载:“雍正八年六月既望(十五),潮退,天妃宫前见石路三四里,凡瓷碗、古镜、井砖、五铢钱拾得者甚多。沙平且坚,旧有铁面板沙之说,信然,至二十日始没。”又据旧县志考,其为故邑城遗址。
  天妃宫位于苦竹山上。若这些记载属实,那么故邑城遗址应位于苦竹山西南浅海处。不会太远,因潮退后遗址能显现,清代的海岸线和现在的基本差不多。

关于故邑山

  关于故邑山和故邑城的地理位置,向来是争论最多的。但因故邑城在故邑山下这点确凿,而故邑城已没入海中,那么,只能考证故邑山的具体位置了。据各种旧志记载:
  《至元嘉禾志》:故邑山,县东北三十六里,高八十丈,周二十里。故邑城,在县东北三十六里,周回半里。
  明嘉靖《海盐县治》:移治故邑山曰故邑(今平湖县东南二十七里)
  明天启《平湖县志》:顾邑山即故邑山,在县东南二十七里,高八十丈,周二十里。山下有故邑城址。
  清张力行《平湖县志》:故邑山,在县东南濒海,《程志》载“山高八十丈,周二十里”今沦于海,无可考。
  近期出版的新编《乍浦镇志》:“东汉永建二年(公元127),海盐县治迁齐景乡乍浦(时称乍川)南之横浦(阔12丈)北岸一小城(周3里,高1丈),名无考,诸志皆以故邑城(古县城)名之,乍浦民间所传山阳城(九山之南为阳)即此城,后陷于海。
  综各志可知,故邑山,应在平湖县东南二十七里左右,滨海,高八十丈,周二十里。然今已无考,现乍浦所存各山中并无一山名故邑。
  那么,故邑山究竟是哪座山?一直以来,有种说法流传甚广,故邑山即为益山。
  由上海金山卫地方志编委会根据《康城黄廷广记》和《金山卫俞氏家谱》编写的《金山卫春秋》“东汉时期海盐县治迁徙记”一节中是这么写的:朝廷新派白沃为海盐县令,奏准将县治正式从康城西迁于齐景乡邑山之阳(今浙江平湖乍浦镇北约12里的益山脚下)的新城,白县令在新建的邑城视事。
  故邑山即是益山的说法也被谭其骧教授所认同,他参考浙江省测绘局编制的《浙江省地图册》,益山在乍浦镇东偏北约6公里,结合《清一统志》说故邑山在平湖县东南13.5公里,益山离平湖正好差不多13.5公里,他也认为可能就是故邑山,因为汉人习惯上偷懒,往往会把两个字简成一个字,故邑山也许后来就简称邑山,又讹成益山了。
  那么,益山是否即是史书记载中的故邑山?
  新编《乍浦镇志》中记载现在乍浦主要山丘为:瓦山(即雅山)、汤山、观山、西常山、陈山、黄山、晕顶山、东常山、高公山、龙尾山、里蒲山、马鞍山、尖山、益山、独山、土山。其中瓦山、独山和土山与诸山并不相接,其他则互相连接,益山为诸山逶迤之尽处,周长2.5公里,海拔20米。
  光绪《平湖县志·地理下》中点明“故邑无其山”其余诸山为:雅山、苦竹山、汤山、观山、西常山、陈山、黄山、晕顶山、东常山、高公山、龙尾山、马鞍山、尖山、益山、独山、菜荠山、蒲山、黄盘山、斗牛山。
  乾隆《平湖县志》中记载乍浦地区山有“雅山、汤山、苦竹山、观山、西常山、陈山、东常山、黄山、晕顶山、高公山、马鞍山、龙尾山、尖山、大山、益山、独山、顾邑山、菜荠山、蒲山”顾邑山注解为“在县东南濒海…今沦于海,无可考”。
  明天启《平湖县志》中记载乍浦主要山丘为:雅山、顾邑山、观山、高公山、苦竹山、蒲山、菜荠山、益山、陈山。
  《万历嘉兴府志·山川》:又东北,入平湖境,雅山、顾邑山、汤山、苦竹山、观山、高公山、蒲山、菜荠山、益山、独山、龙湫山。
  《至元嘉禾志·山阜》一节中,海盐县今平湖境内仅记三座山:“故邑山,县东北三十六里,高八十丈,周二十里。陈山,在县东北四十里,高八十一丈,周回一十五里。 雅山,在县东北三十六里,高五十丈,周回六里。
  关于故邑山,志书中其实一直以来都有记载,只是到了清朝虽有记载却已经注明无可考证,因而乾隆《平湖县志》说其沦于海。其实故邑山沦于海这种说法基本不成立,因为从之前历代志书记载中可以看到,故邑山是乍浦诸山中最高最广且和诸山相连的,群山之中,怎么可能最高的沦于海而低的反而尚在?至于益山,虽地理位置能合,但其周长2.5公里,海拔20米显然不会是记载中高八十丈、周二十里的故邑山。

故邑山辨析

  既然故邑山并没有沦于海也非指益山,那么故邑山究竟应该指哪座山?虽然历代志书对于各地山川都有言之凿凿的记载,但是,很多也都是载笔者凭故纸陈言沿袭而下,大都并未亲履其地,而后人引用之时也都不会确切核对,因而极易混淆。
  我们可以从乍浦那些生于斯长于斯的文人记载中一窥究竟。
  明末清初隐居乍浦陈山的著名文人李天植曾修过乍浦《九山志》,在《自序》中有言:…至于故邑山,今无可考。愚谓盐邑旧治在此,旋从而西,回视诸山,概称之为故邑云尔,非另有一山名故邑也…故邑山在明末就已无考,但他认为故邑山应是乍浦诸山的概称。
  道光年间邹璟《乍浦备志》“附故邑山辨”一文从地理数据上更确切的点明了周二十里应为乍浦诸山的总范围:诸山相连不断,可周二十里,而前志云周二十里,正合诸山而计之,非指一山言也。若以为另是一山,则无稽矣。”
  光绪年间顾广誉更是亲自踏遍乍浦诸山,审视岗峦起伏,作出《乍浦九山辨》:《嘉禾志》,于乍浦,仅载陈山、雅山。《志》言高八十一丈,周围十五里,《括异志》亦云然。此《九山志》与各《志》之所同也。试如其言而加之以八山若六山,则周围当以数十里计,是岂区区乍浦所能容者耶?……然则故邑山之云,统西东雅山至独山言之也…顾广誉是认为故邑山确为乍浦群山,其范围应从雅山一直到独山。
  结合三人的文章可知,故邑山明末就已无考,但三人皆认为故邑山应是乍浦诸山的概称而非特指一山。乍浦诸山皆为故邑山,陈山则为故邑诸山中的主山。顾广誉则更是明确了故邑诸山范围从西面的雅山一直到最东面的独山。
  故邑山在明末已无考,那么再往前呢?平湖明初文人沈琮在成化乙酉九月回到平湖时,曾召集朋友集社陈山,后作《陈山记》,中有“.…琮惟故邑诸山专一邦之美,而陈山又专诸山之秀…”文中,明确点明故邑是群山,亦能看出陈山为群山之主。
  陈山在《至元嘉禾志》的记载为“高八十一丈,周回一十五里”,和故邑山高度一致,周回则较小,加上周围诸多小山峰就大致可合《嘉禾志》中故邑山“周二十里”。其实,明以前志书中记载中,乍浦并没有现在这么多的山,《嘉禾志》中只提到故邑山、陈山、雅山。赵孟坚《彝斋集》、鲁应龙《闲窗括异志》,也只言陈山,而不涉其余诸山,《新唐书》只提故县山,这是否可猜测下现乍浦境内诸多小山名大概是明之后出现的,山还是那座山,只是后人把一山数峰析成了数山加以命名。

小结

  结合前代各志及前人记载,再观现乍浦群山地理位置,雅山、独山与群山并不相连,独山更是相去较远。因而,我们是否可以得出结论,史料记载中的故邑山就是现乍浦群山,其主山为陈山。故邑群山应是从现汤山至益山,但并不包括雅山,独山。

参考书目:
  《新唐书》、《后汉书》、元《一统志》、《至元嘉禾志》、《万历嘉兴府志》、《嘉  靖海盐县志》《海盐图经》、明天启《平湖县志》、清乾隆《平湖县志》、光绪《平湖县志》《重修浙江通志稿》、《金山卫春秋》、《乍浦旧志三种》《乍浦镇志》《吴地记》《闲窗括异志》《平湖竹枝词汇编》《平湖历代散文汇编》《海盐嬴政二十五年》

作者:黄艳

副省级市  ·杭州市  ·宁波市
地级市  ·温州市  ·嘉兴市  ·湖州市  ·绍兴市  ·金华市  ·衢州市  ·舟山市  ·台州市  ·丽水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