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添加收藏

杭州市“最美方志人”·黄建生

2016-07-06 10:19:29

于平淡中见华章
——记建德市地方志办公室馆员黄建生

  我认识黄建生已经10余年了。因为住在同一栋楼的缘故,早出晚归时,我与他经常打个照面。当年,他是个年轻英俊的小伙子;如今,已留了满脸怒张的络腮胡子;假如在街上看到他,根本不可能把他与想象中温文尔雅的“方志人”形象联系在一起——这样一个外表粗犷的中年人,却是一个有着丰富经历的老“方志人”。他是建德市历史地方志年鉴学会理事,是建德市地方志工作领域的行家与中坚力量,撑起了建德地方志业务的“大梁”。为此,他先后被评为浙江省地方志系统先进个人、杭州市首届“最美方志人”、建德市优秀共产党员。

\

  修志必先修“心”
  对于地方志,很多人并不了解;对于修志之难,没有亲身经过更是不知其难。然而,修志工作未必功在当代,但一定利在千秋。
  2003年9月,因编修《建德市志(1978-2005)》需要,经市政府人事部门以“特需人才”名义批准(当年6月开始,全市已经停止从事业单位调动人员至机关工作),黄建生从建德市图书馆调至建德市史志办,专职从事修志工作。是年10月,我从航头镇选调到建德市科协,随后成为《建德市志》科协篇的撰稿人,先后撰写了14年的《建德年鉴》科普活动篇。于是,我与黄建生和史志办有了更多的接触机会。建德市史志办实际上是两块牌子一班人马——市委党史研究室与市地方志办公室合署办公,为市委、市政府直属正科(局)级事业单位,是市委主管党史工作和编研地方党史、以及市政府主管和编修地方志工作的机构。由于单位人手少,黄建生身兼数职。
  他负责《建德市志》中16个编102万字的编辑、统稿工作,占到全志的三分之一强。修志之外,他还承担重要党史工作,既承担党史第二、三卷专题资料汇编的编辑工作,也承担专题撰稿任务。编辑了《丹心永在—蒋治传》《祝光焘传略及文稿》;同时,还承担《建德往事》《史志新苑》《建德史志丛书》等书刊的校对审稿。在校对工作中,他高度负责,常常为某些不确定疑问而加班加点,查阅了大量的资料。在完成日常工作的同时,兼管省方志馆(建德)图书文献,担任《建德市地名志》总审校,完成4000册党史、地方志书籍的目录索引编制。
  2007年7月,他光荣地加入中国共产党。
  时间到了2016年5月,我从科协调党史办,与黄建生的接触多了。言谈中,他告诉我:干方志工作出头露面少,工作周期长,出成绩慢,许多人不愿意干;可干这工作时间长了,也就习惯了,特别是每年出书,有成就感。“七一”前,单位党组织推荐他为建德市优秀党员候选人参加党群系统联评,他谦虚地推辞,表示“尽量让更先进的同志有机会”。我不敢说他始终把“淡泊名利、敬业奉献”作为坚定的信念,把“修佳志、创佳绩、实现人生价值”作为不懈的目标追求。但是,他守得住清贫、耐得住寂寞,“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坚持耕好自己的“田”、走好自己的“路”。他说:“修志工作得到社会各界的肯定,是大家一起努力的结果;虽然坐冷板凳工作辛苦、条件艰苦、生活清苦,但能给后人留下一笔‘财富’”。
  对名利功劳,黄建生让;但对工作,他从来不“让”。十四年来,他全程参与建德年鉴各年度的编辑工作,负责大农业(农、林、渔、水利、农村工作、气象、农村新能源)、乡镇街道等内容,每年字数规模在8~10万字左右;全程参与《建德市志(1978—2005)》编纂,承担“建置沿革”“自然环境”“民俗”等章节12万字的撰稿,以及“交通”“能源”“城乡建设”“经济体制改革”“三农”“质量技术监督”等方面共16编102万字的责任编辑和统稿工作;协助浙江大学、浙江林业大学专家,完成对《建德市志》中动物、植物资源的二名法标注,弥补了1986年版《建德县志》只有单名的不足,使新志在编修体例上得以进一步严谨和规范,得到方志系统有关专家的一致肯定。
  我想,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能坚持在史志办这样的单位,一干就是十几个春秋,而且干得津津有味,这也算修“心”到家了。
  修志重在修德
  北宋时期著名的政治家、文学家、史学家司马光就曾说过“正心以为本,修德以为基”。严以修身,正心修德,可以用在各行各业中,它是为事做人的基本要求。
  如何修德?做人讲道德,修志自然重在修德。因为修志工作光有良好的心态还不够,必须扑下身子,吃得苦头,否则,将一事无成。为修出高质量的志书,黄建生自购、订购和借阅大量书籍,减少不必要的应酬,利用点滴时间自我“充电”,努力使自己成为修志的行家里手。在编纂过程中,他经常深入第一线,扎实做好基本功,先后参与《谢田村志》《建德市林业志》《建德市昆虫志》《建德市军事志》《胥岭志》《淤堨村志》《寿昌镇志》《新安集团志》等志书编修辅导工作;为《瑞坑村志》《梓洲村志》等编纂出谋划策并开展审稿,提出详细意见和建议;帮助市慈善总会完成2万字的《浙江慈善志·建德分志》撰稿;先后担任市工商联10万字的《百年沧海》、86万字的《建德市地名志》总审校;参与建德市新四军研究会主编的党史书籍《老区新貌大洋镇》;作为主要撰稿人与编辑,其参与杭州市委宣传部主办的《品质杭州·建德卷》,是全杭州第一本出版的乡土教材,获得杭州市“五个一”工程奖;参与市老干部局等主编的纪念抗战书籍《红色足迹—建德抗战老干部的烽火岁月》《红色足迹——建德老干部解放战争亲历记》;担任82万字的《乾潭镇志》总纂和统稿,使一度陷于停滞的修志工作得以全面顺利推进。他有着严谨、端正的学风,在编辑过程中,当发现地方史料中有语焉不详的记载时,都会细致地加以考证。他深入学校工厂、田间地头采访当事人,用大量的第一手资料完善、更正原有资料的不实之处;他埋头于图书馆、档案馆,通过查阅大量佐证资料,对原稿中模棱两可、发生混淆的相关历史事件予以认真考证,纠正了许多史识字性的错误与硬伤。
  同时,黄建生积极为上级有关部门撰写有关建德地情资料。他先后为全国第二次地名普查撰写“建德市市情概况、乡镇概况”(1.5万字);为浙江省地方志办公室《浙江城市年鉴》供稿,为省方志办《浙江省60年纪实·社会事业》撰写建德市内容(2.0万字);为杭州市方志办筹建方志馆提供建德市情概况、建德历代修志成果概况;完成2.5万字的《杭州市志(1986—2005)·建德市概况》统稿(原稿由全市114个单位报送,规模达30多万字,经10余次整合);完成《杭州市志》建德境内所有风景区的楹联、碑刻的实地核对工作,纠正了原稿中不少差错。
  为了让更多的人能够真实地记录身边的历史,黄建生在繁重的工作之余,利用修志成果服务家乡父老。他利用县志、府志等旧志,为航头镇、寿昌镇、乾潭镇、下涯镇、杨村桥镇等地乡村文化建设提供古桥、庙宇、先贤人物等资料查询;为村级文化大礼堂建设工程,提供家谱中“家规”“家训”“姓氏由来”等方面的资料考证整理。为新叶古村落景区修改导游词;还积极参与中小学生乡土历史教育宣讲活动。他每年接待许多来咨询、查阅地方史料的市民;2011年春节前,建德市莲花镇上世纪30年代农民暴动亲历者徐林林的后人,在多方求助无果的情况下,来史志办咨询有关资料。黄建生热心接待了徐林林的儿子,花了半个月的时间,在单位档案室里,逐一查阅50年代至60年代的外调材料报告、会议记录等,最终找到相关的资料,证实徐林林参加革命、暴动失败后未曾变节脱党的组织结论,徐林林70多岁的儿子在拿到党史办出具的证明及有关文件的复印资料时,非常激动,泪流满面,表示“终于可以抬起头来做人了”。即使是外地来建德查阅资料的,黄建生也会提供热情周到的服务。2015年1月,江西省永修县柘林镇司马村雷洲组村民方樟木(建德籍革命先烈、大革命时期三都农民暴动领导人鲍宝昌之子鲍樟荣之女婿),来史志办咨询鲍宝昌的历史情况。他认真查阅相关资料后给予严谨的答复,出具文字材料,提供材料复印件,考虑到对方人地两生,他陪同前往信访局、民政局办理相关事宜。此后,方樟木多次来建德,黄建生均耐心陪同接待。近几年,他先后接待了来自河北、江苏、及本省金华、义乌、兰溪等地上门要求提供帮助的人员10余次,每次都不厌其烦、热情接待。
  修志工作也是一种修行
  人哪里需要远离凡尘?工作场所就是修炼精神的最佳场所,工作本身就是一种修行。有人说,修志就是修“四苦全书”,艰苦、辛苦、清苦和痛苦。这是修志人的自嘲,但也是方志工作的真实写照。
  10多年来,黄建生已经把编史修志作为自己的人生事业,操心操劳。正常的休假,没有了;相反地,节假日或晚上加班加点,甚至工作至深夜或凌晨倒成了家常便饭。由于长期超负荷的工作,他积劳成疾,经受过两次大手术。2013年11月中旬,就在做脾脏全切除手术的前一天,他还在抓紧时间完成《建德年鉴》的最后一遍校对。一个多月后,他又回到了工作岗位,继续挑起地方志业务工作的重担,投入勤恳而忘我的工作中。有一天晚上,我亲眼目睹了他被闪烁着警示灯的120救护车送医院抢救;几天后,我又看到骑电动车上下班的他,重新投入“五加二、白加黑”连轴转的工作状态。
  寿昌镇干部洪素萍清楚地记得,2015年2月,年前腊月廿八交给黄建生80多万字的《寿昌镇志》送审稿,年初上班后第一时间就收到他反馈给寿昌镇的修改稿。黄建生利用春节假期,进行了全面审稿,并提出详细的修改意见和建议;可以想象,别人春节走亲访友拜年的时间,他在替《寿昌镇志》审稿。2015年3月,启动一年多时间的《乾潭镇志》编修工作,一度陷于停滞;由于缺少专业辅导帮助,修志人员信心动摇。得知消息后,他全程介入工作,不仅帮助修改初稿,而且亲力亲为,查阅大量资料,补充了大量内容,仅表格,就编制了100余张,使志书质量得到保证。建德市大慈岩镇汪山村,是抗战时期兰溪临时政府所在地,抗战胜利后,时任县长曾为该村撰写一篇文章,刻成匾牌赠送该村;由于文革破坏,该匾牌不知下落,匾牌文字也失考。2011年该村在进行村文化建设时,开始寻找原文,并向史志办求助。由于史志办也未曾收录该匾牌文字,所以一直无法确定该村凭村民回忆而仿制的匾牌内容是否准确。黄建生一直把这事放在心上。2016年3月,在拜访《兰溪市志》主编胡汝民先生时,向其提出该疑问,意外地从胡汝民编撰的一本书中发现该匾文。第二天,黄建生就将该文稿整理,并经《今日建德》刊发,汪山村村两委闻讯后,专程来史志办表示了感谢。2016年6月中旬的一天,4名钦堂乡修志人员到市志办,找了黄建生和有关领导,指名要求黄建生长期介入乡志修编指导工作……
  在多年的志鉴初稿编纂过程中,黄建生不仅获得最直接的编纂经验,而且对志鉴工作有了更深的体会。他先后在《浙江方志》等刊物上撰写发表了《建德市志对建置区划若干问题的处理》《县级综合年鉴乡镇内容的编撰》《乡镇修志需要注意的几个典型问题》《二轮修志中经济部类若干问题的处理》《关于修志中对农村经济体制改革的认识》等10余篇理论文章,向全省地方志系统介绍建德市修志工作经验。在《杭州方志》发表2万字的史学研究论文《血与火的烙印—地方文献中的太平天国与建德》,在杭州市委党史研究室《征途》上发表0.65万字的《1942年建德寿昌局势及今日之思考》,该文还被建德市纪委、李家镇初中、更楼初中等单位作为党史宣讲材料。
  有人问黄建生,你从图书馆调到史志办十几年了,至今还是事业编制,连个公务员都不是,工资待遇比原单位都要低,究竟图什么呢?他只是淡淡地说:“我喜欢这项工作,而且我也有能力做好这个工作,能够达到职业与事业的高度一致,何乐而不为呢?”
  黄建生是广大修志队伍中的一员,也是“方志人”默默无闻工作的一个缩影。其实,我们身边有许多默默无闻的人,在不辞辛劳地做着自己的工作。他们执一颗平常心,过平淡的日子,在平凡的工作岗位上默默奉献;虽然没有干出什么轰轰烈烈的大事,却干出了不平凡的事业,成就了人生华章。
 

作者:建德市史志办  张永祥

副省级市  ·杭州市  ·宁波市
地级市  ·温州市  ·嘉兴市  ·湖州市  ·绍兴市  ·金华市  ·衢州市  ·舟山市  ·台州市  ·丽水市

浙公网安备 330106020024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