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添加收藏

在石家庄打样十八年的乐清服装师傅 编了二十万字元代文学家李孝光的年谱

2016-03-28 09:31:49

眼前的生活也可以活出诗和远方

  北大街是石家庄有名的乐清村,海鲜市场、乐清商会、服装批发市场全开在这里,各种苍蝇馆子令人眼花缭乱,物流的大货车日夜进出。在这座城市待了18年的乐清服装师傅马哲全,就住在这条街上。
  临街的5楼,下面是商铺,要摸黑爬到4楼,才有住家。马哲全家的门常年开着,上面贴着“老马样板”,客户来找他,必须爬5楼。收货时,马哲全会聪明地把打好的样板从沿街的窗口吊下去。
  他和妻子、两个上小学的儿子一起住。尽管没有书房,他还是给自己取了书斋名:“荆庋(guī)”——荆为故乡乐清大荆镇,本意“收藏”的庋是收藏大荆文史资料的意思。马哲全是一个狂热的地方史爱好者,在乐清文史圈小有名气,最引人注目的是他凭一己之力,编写了20万字的元代文学家李孝光的年谱,文章还没全部完工,但已被业内人士认为学术含金量颇高,有些史料还是闻所未闻,已有出版社在准备出版。
  马哲全本身是一名初中学历的服装打样师,和文学、历史毫不沾边,这就构成了一个富有张力的谜。
  我们赶到石家庄,试图解开这个谜团。
  1200元月租的二居室,带阳台的大房间是服装样板的工作室,一台画图机,一张工作桌,地上铺满了牛卡纸碎屑。马哲全坐在一张磨得很光滑的单人条凳上。无论是乡土研究,还是服装打样,都用一台台式电脑,为此他办了50兆的宽带网络,上网速度够快。
  另一个小房间,两个孩子住,高低铺,每人一张小书桌、一个小书柜,墙上是大儿子从小到大的奖状。马哲全和妻子的卧室,缩在储藏室背后看不见的小隔间里。叫他“马老师”,马哲全很不习惯,他习惯别人叫他“马样板”。
  1989年他初中毕业,没继续读,在家里开的服装培训班帮忙,几年后与父亲兄弟一起卖过皮衣,办过铸铁厂。大约1999年,这家人到石家庄,又做回服装打样的老本行,并在当地站稳脚跟。
  父亲回老家度晚年,马哲全和弟弟各开一店。弟弟的店门面大些,而马哲全喜欢宅在家里。他在石家庄快20年,顶多和生意上的客户、乐清老乡、孩子同学的家长有些来往,每天多则十几个订单,少则零。
  妻子也是乐清人,经人介绍认识。当时她看中马哲全不抽烟不喝酒,性格沉稳顾家,婚后也确实如此。马哲全一个人赚钱养家,家里烧饭买菜辅导小孩功课全归老婆管。马哲全呢,空下来就在电脑前研究他的乡邦文献。
  和马哲全聊李孝光,这个内向的人顿时眉飞色舞。他研究这位被人遗忘的文学家,只因他是他的乡贤,他们都来自乐清大荆镇田岙村。2004年,因为思乡,马哲全上网找老家资料,在乐清的一个论坛上看到雁荡山、芙蓉镇的都有人发些资料,就是没有他们大荆镇的,“我不服气,大荆所有的村庄我都熟,资料都知道”。
  他开始着迷于挖掘大荆镇的地方文史。2006年,他第一次听到李孝光的名字,发现这个乡贤在元朝、明朝都很有名,清代中叶后由于文集散佚,才逐渐默默无闻起来。前两年乐清市纪念王十朋、章纶等名人,却没有纪念李孝光的活动,这又加深了他为这位不著名的乡贤打抱不平的心念。
  这中间还有一层原因是,他发现自己的外公是李孝光的第18代后裔,小时候听说的“五峰公”原来就是李孝光。听马哲全聊李孝光的故事,很有意思:
  “李孝光早年隐居在雁荡五峰山下,所以叫‘五峰公’,他的集子也叫《五峰集》。从李孝光的第二个儿子传下来的,就是我外公那支,李氏宗谱里写得清清楚楚。他还有一篇写雁荡山的《大龙湫记》收录在今天的语文课本里。
  “李孝光的祖先是北宋宰相李沆,李沆的后人李旭祥擅长看风水,发现田岙山川秀丽,便举家从合肥迁来。李孝光的母亲谢氏,是谢灵运的第23代孙。他们家是具有典型的耕读文化特色的家族,李孝光有诗句‘安卧书巢读父书’、‘淡饭粗茶藜苋肠,父书万卷菜根香’。他从小习读《孝经》《孟子》《尚书》《诗经》。13岁娶妻,共生二子三女。他的前半生在家隐居,带过很多学生,50岁后出仕,做过秘书监丞,相当于国家图书馆馆长。他带过的学生中有后来的元文宗,还有元朝的一位状元,叫泰不华。
  “李孝光比杨维桢大12岁,在文学史上并称‘杨李’。50多岁写过一个《孝经图说》,皇帝马上给他官升一级。他是65岁辞官回乡途中去世的,《乐清县志》说他死于同州,其实应该是通州。他死得很快,我猜测他可能是得了脑溢血,因为他爱喝酒,宋代还都是米酒,但元代开始喝蒸馏酒,也就是白酒,度数高。他的棺木在通州停了15年以后,由他大女婿的学生朱右护棺回老家。宋以后,浙江的风俗是找到风水宝地再下葬。朱右是元末明初人,就是他提出了唐宋八大家的说法。”
  马哲全在儿子的房间里有一个自己的书柜,全是他收集的乐清地方志和文史书,《康熙字典》《王力古汉语字典》等工具书颇为醒目,还有《乐清县志》等乡邦文献。有一些还是从网上下载,自己打印的,如《雁山志胜》等,马哲全形容那是“疯狂下载的岁月”。
  他电脑收藏夹里,密密麻麻收藏了各种资源:读秀网、中国知网、雕龙古籍数据库、瀚堂典藏数据库、中国数字方志库、电子版四库全书、电子版四部丛刊,还有国家、浙江、河北等图书馆的数据库。
  他说:“如果没有网络提供的方便,业余编一部李孝光年谱是不可想象的事。”比如他从网上下载了四库全书,并且可以全文检索,这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别人一辈子也没法读完,我只要几秒钟就能知道是哪本书哪个章节。我的专长主要是搜集资料,以前人们只说李孝光的诗文好,我就考证出李孝光的书法也很好,《元八家法书》中专门提到他。很多写李孝光的论文,我一看都用了我提供的线索,因为这个线索只有我提过,但因为我是发表在网上的,他们都没写明出处,我要是出本正式的书就好了。”
  2013年,马哲全开始专门整理李孝光的文史资料,编写了一本《名儒李孝光》的小册子,打印了几本,供朋友传阅。
  2014年,他回乡过年,第一次探访了李孝光墓,一个春节一连去了5次,将《乐清文物》上李孝光墓碑拓片注释中的缺字补齐,并很快编出一份6500字的《李孝光年谱》简谱,请地方史专家滕万林先生过目。这份简易的《李孝光年谱》后来发表在《乐清历史学会会刊》创刊号上。
  马哲全很有共享精神。一开始云盘的容量小,他一口气注册了十几个账号。他又在QQ和微信上建立了乐清文史群。为了拉动人气,他在群里发过最高200元的红包。“现在有这个条件,能收集一些是一些,希望把资料流传下来,共享出去。”去年,他把搜集到的李孝光散失的诗文,提供给了编《李孝光选集》的温州学者陈增杰。《浙江通史》编“人物志”,他也帮几个老师找资料。乐清历史学会让他填会员表格,他这才和对方说:“其实我早就想加入了。”
  石家庄这里的树不像乐清,也没有奇山,处处是一马平川,马哲全说:“思乡情结重。表面看我搞文史资料搜集是不务正业,但站着干活干累了,坐下来搜搜资料,要是解开一个谜团,那种兴奋别人难以理解。而且,在兴奋的状态下,能做出更好的样板来。”
  晚上,我在他家里吃便饭。他妻子做了4个菜,都是清淡的乐清口味:白灼虾,煮蛏子,炒猪肝,炒青菜。饭后,他烧了壶水,泡铁观音。去年暑假,六年级的大儿子去北京参加夏令营,还参观了天文台,费用一共3000多元,但马哲全很舍得:“给孩子长长见识。”妻子说,他给孩子买书都是一套套买,眼睛都不眨,过年前还给兄弟俩置办了新书架,老的那个他自己用。两个孩子都在石家庄长大,口音也更像这里人,乐清话一句都不会说。
  送我下楼时,马哲全大吼一声,底下黑黑的楼道,灯便一盏盏亮起来。
                               来源:都市快报
                               作者:文 戴维 特约摄影 史晟全

副省级市  ·杭州市  ·宁波市
地级市  ·温州市  ·嘉兴市  ·湖州市  ·绍兴市  ·金华市  ·衢州市  ·舟山市  ·台州市  ·丽水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