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添加收藏

好茶、好水、好生活——第十届中国茶商大会,松阳银猴茶叶节简记

2017-03-28 14:00:27
  2017年3月27日上午,以“绿色、生态、融合、发展”为主题的第十届中国茶商大会、松阳银猴茶叶节在浙江松阳隆重开幕。全国政协文史和学习委员会副主任、中国国际茶文化研究会会长、浙江省政协原主席周国富,浙江省政协副主席、省侨联主席吴晶,中国茶叶流通协会常务副会长王庆等领导出席会议。一同参会的还有来自全国各地的茶叶界专家、茶叶行业协会负责人、各地重点茶叶市场负责人,台湾同胞,各地茶商,各新闻媒体记者等700余人。
  开幕式上还举行了“国家茶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科技示范基地”授牌仪式;2016年“中国十大最美茶乡”授牌仪式;“全国绿色食品产业融合发展示范园”创建启动仪式等。对于这些荣誉,松阳可谓名至实归。

\

  松阳之春在于茶。
  “一年之计在于春,松阳之春在于茶”。这是松阳人喜欢说的一句话,由此可见,茶叶在松阳经济中的重要性。
  松阳茶叶种植的历史很悠久,本地传说中就有唐朝诗人戴叔伦讨茶和天师叶法善施茶的故事;但松阳茶叶的高速发展与品牌效益的建立,却是近十年的事情,而且着着实实得益于茶商大会与茶叶节的连续举办。正如松阳县人民政府副县长黄德慧在新闻发布会上所说:“从2008年起,松阳举办的中国茶商大会和银猴茶叶节经历了从小到大、从简到精的蜕变。节会不仅改进了松阳茶产业的种植模式,也推动了松阳茶产业的转型升级,催生了松阳茶农销售模式的裂变,也促进了松阳产业的跨界融合,正是十年磨一剑,砺得茶飘香”。

\  

  2017年是个不错的年景,对茶农来说更是如此。暖冬、艳阳。雨水适宜……天时带来了茶叶的丰收,不过,“茶叶可不是靠数量取胜的”,寺口村村民黄新平说,“还是得讲品质:采摘及时,摊晾有度,杀揉有分寸,最终才能制出特级香茶,那价格也是普通茶的好几倍,甚至好几十倍上百倍”。

\

  寺口村是松阳县最早种植茶叶的村庄之一,而黄新平又是村里最早种茶制茶的村民之一,十好几年下来,堪称专家。
  “不是专家,不是专家”,黄新平强调,“我们茶农啊,时时刻刻都需要学习,学习新东西,比如2011年我们开始种植黄茶,这个新品种。就和松阳原来的茶种不太一样”。
  寺口村种植的是特种黄茶——黄金叶,黄新平2011年从安吉引进,一次性进了1.3万多株茶苗;“黄金叶氨基酸含量高,口感好,价格也比其他茶叶高出好几倍。”黄新平说。
  绿茶、红茶、白茶、黄茶、黑茶……
  螺形茶、圆茶、直条茶、针形茶……
  速溶茶粉、茶爽、茶多酚含片……
  如今松阳茶产品的多样化,茶产业链的延伸,正是松阳茶经济根据市场需求不断调整转变的结果,而市场需求的最大源头,来自历届中国茶商大会的反馈。
  走进松阳的茶田茶山,随处可见嫩绿茶蓬上一片片黄板迎风飞舞,这是吸引茶叶“死对头”黑刺粉虱的黏板;
  入夜,一盏盏太阳能杀虫灯在茶丛中发散出淡淡幽光;
  这些绿色防控生态种植技术,很大一部分是中国茶叶学科带头人、中国工程院院士陈宗懋带来的。陈院士多次应邀出席茶商大会,每次都会在大会上给茶叶界人士作《茶叶安全用药与绿色防控》等内容的专题讲座,把最新的技术和科研成果介绍给大家。

\

  在历届茶商大会的熏陶下,松阳茶叶加工模式也逐渐专业化机械化,比如松阳县神农农业发展有限公司的抹茶生产线,1000多平方米的厂房内,每天有近5000公斤鲜叶,经过碾茶及研磨后生产成700公斤的抹茶,而整条生产线只需两个工人进行操作。
  此前,该企业包括合作社种植共1500多亩茶叶,采茶高峰期时采茶工就有近千人,不仅管理难度大,采摘出的茶叶质量也是参差不齐。而置办了采茶机之后,一天能采摘茶叶750公斤,提高工效10余倍。
  为此,第十届茶商大会特意增加了茶叶加工机械装备技术展这一环节。

\  

  地处松阳的浙南茶叶市场内,基本囊括了国内各式绿茶产品,同时还有铁观音、大红袍、白茶、红茶、普洱(黑茶)等其它茶类产品,以及菊花茶、野菊米、苦丁茶等非茶之茶产品。每年来自全国20多个省市的四千多位茶商都会来市场选择茶产品。除了流动茶商,浙南茶叶市场内还有四成左右、来自福建以及省内金华、绍兴、萧山等地常驻市场的茶商,他们将茶事业选择在了松阳发展,有不少茶商已经常驻市场近十余年。

\\

  随着松阳茶业知名度的提升以及国内电子商务的迅猛发展,一批90后大学生也投身于松阳茶产业,并带动开启了网上销售松阳茶叶的大门。2016年10月16日,“中国绿茶产业电子商务基地”正式落户松阳,计划三年内为中国绿茶交易平台引进或推动不少于1000家产业上下游企业入驻平台。
  以下两组数据可以看出松阳茶叶“线上线下同步”的销售模式已日趋成熟:
  2016年浙南茶叶市场全年交易量7.62万吨,交易额50.45亿元,同比分别增长3.30%和6.07%;
  浙南茶叶市场网上商城入驻商家共140家,销售额15876.8万元,全县200多家茶商网络销售额达到2.5 亿元,占全县茶叶产值的19.3%;
  绿水带香缓缓流
  好茶叶的诞生,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如果说天时是气候环境,人和是市场供需,那地利就是水文土质。
  截至2017年2月,松阳出境断面水质已连续30个月保持II类水标准以上。自2014年以来,松阳根据“河道病情清晰准确,治理方案明确详实”的要求,推出河道“病历卡”制度。全县534名三级河长化身河道“医生”,定期开展河道水质“体检”,动态记录监测点位、时间、水质类别以及高锰酸盐、氨氮、总磷三大指标变化情况,登记问题,开出“初诊处方”,跟踪治水“疗效”。
  “问题在河里,根子在岸上。”松阳县环保局相关负责人认为,从登记的各类问题以及污染源动态监测数据来看,目前在一些工业、农业等污染集中区域,河流断面水质会出现反复,松阳从整体规划入手,合理调整功能区划布局,严控面源污染,推动产业转型。
  针对农业面源污染,松阳引进无公害种植模式,在全省率先开展农药、化肥包装废弃物回收和测土配方精准施肥工作,推进畜牧进山、养殖上山,推广种养结合模式等。
  工业污染治理方面,近年来,松阳鼓励松阴溪南岸发展传统红糖、茶叶制造等产业;重污染企业逐步退出,或集中搬迁到222省道旁的工业园区。全县按产业划分区块,建成行业废水集中处置系统化工程,对污水进行无害化、资源化处置后中水回用,并借助在线监控、刷卡排污、地下水预警等监测监控手段,实施精细化管理。

\

  此外,松阳还围绕打造“浙江绿色制造业基地”目标,调整招商引资思路,严格限定工业园区准入条件。据初步统计,2016年以来,因为污染问题,松阳县已拒绝16家工业企业入驻。  
  2016年也是全省“五水共治”工作全面铺开的第三年。早在2016年初,浙江省委就提出了“要深挖、疏浚河道底泥,彻底清除水底污染源,绝不把污泥浊水带入全面小康”的工作目标。松阳县则根据2016-2020年共需清淤100万立方的要求,全面落实清除河湖库塘污泥、清除水底污染源等相关工作。并取得了200天完成河道清淤38.82万方,占年度计划的114%这样的成绩。
  在全面清淤过程中,最为关键的则是淤泥的处置。松阳县采取“化淤”与村镇建设相结合、就地就近实现了淤泥消化的科学化。松阳合理设置了55个临时淤泥堆场,筛选出50多批砂石材料用于就近维修“康庄路”、建设公共景观带,并将经检测无害的11万方淤泥用于村镇绿植培肥、堤坝筑基、村口美化等领域,实现了淤泥的再次利用。
  独出前门望野田
  品茗有香茶,泡茶有好水,应该算生活里的一份享受;如果能有三五天离开城市的喧嚣,回归自然,忘记所有的烦恼,对一部分人来说,这就是好生活的三五天;应运而生的民宿,大抵是这个缘故。  
  2016年4月14日,由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发起的“拯救老屋行动”项目在古市镇山下阳村正式启动。松阳也成为该项目全国唯一的整县推进试点县。
  松阳建县历史1800多年,现有中国传统村落50个,文物和传统村落资源都很丰富。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选定松阳为整县推进试点县,计划首期投入资金4000万元,资助开展传统村落保护项目“拯救老屋行动”,力求让居住在文物建筑中的老百姓能生活得更加舒适,为私人产权低级别不可移动文物的保护修缮和利用,积累可复制可推广的经验,形成“拯救老屋行动”与传统村落保护、调动产权人积极性、促进民生改善和产业发展相结合的共生模式。

\

  在松阳四都乡平田村,由于海拔高,该村全年有200多天“身处”云雾深处,仅仅因为28幢老屋的改造,这个曾经无人问津的小山村成了享誉华东的“云上平田”。
  2015年8月,经过精心设计准备,平田首家民宿“木香草堂”试营业,6个普通房、2个套房一共15个床位,仅仅两个月后,原本默默无闻的村庄靠民宿人气大涨,房间订购一空,慕名而来的游客甚至直接搭起帐篷住下。  
  相比传统的民居改造,平田“爷爷家”青年旅社设计更加独特,这座普通夯土民居本是一幢破败的四合院,屋顶、横梁都已腐烂,甚至部分外墙已经开始倾斜和坍塌。现在,这里每个房间的底部安装有一组万向轮,入住者可以自己推动建筑,组合空间,墙体上还开了大小不一的洞口,安装了有色灯管。夜晚,华灯初上,灯光开启,整个房间像是个幻彩的水晶宫。
  “云上平田”的设计阵容比较豪华:清华大学原建筑系主任许懋彦,香港大学建筑系主任王维仁,中央美院数字空间与虚拟实验室主任何崴,毕业于哈佛大学的年轻建筑师徐甜甜,奥运会鸟巢灯光设计师张昕博士等等。  
  “‘拯救老屋行动’项目的实施,对松阳全力推进私人产权不可移动文物保护可谓是雪中送炭、恰逢其时。”松阳县委书记王峻说,这不仅是在拯救传统建筑,更是在拯救文化自觉、乡村文明;不仅是一次推进文物保护的公益实践,更是一项传承优秀传统文化、推动经济社会协调发展的重要民生工程。

\

 

                             文:朱群丽  叶竹芳
                             图:常诚
 

副省级市  ·杭州市  ·宁波市
地级市  ·温州市  ·嘉兴市  ·湖州市  ·绍兴市  ·金华市  ·衢州市  ·舟山市  ·台州市  ·丽水市

浙公网安备 330106020024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