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添加收藏

傅逅勒:板凳甘坐卅年冷一生只写一部书

2017-10-14 14:24:02
  历廿年,傅逅勒编著《嘉兴历代人物考略》,辑录嘉兴全境古今人物条目9000余人,2005年,自费出版;
  再十年,《嘉兴历代人物考略》(增订本)增加人物一倍有余,辑录嘉兴历代人物18000余人。
  今年10月,《嘉兴历代人物考略》(增订本)由中华书局出版发行。
  自上世纪80年代中期,他记下《嘉兴历代人物考略》第一批手稿至今,已30余年。
  甘坐卅年冷板凳,他从一头乌丝写到满头白发。“一生只写了一本书,这也符合我的性格。”傅逅勒在出版再记中如是说。

\

  由秦汉,而至现当代,历两千余年,贯穿百代,涵盖全境,辑录书法家、画家、诗人、官员、善人、寿者等18000古今人物小传于一编,240多万字。
  这是傅逅勒耗时三十余载,为嘉兴写就的一部人物通典。  
  极少有人知道傅逅勒并不是专业文史研究者,甚至不是文科出身。
  1950年出生的他,因家庭出身不好,1965年初中毕业后,跟随姑父学模具设计。后来,在嘉兴电控厂工作,曾作为技术人员被派到日本,回国后被日资企业聘为高管。
  傅逅勒从小喜好文史。他的祖父、父亲都喜欢诗词,喜好种兰花,常有好友来品茗赏花,兴趣浓时,就提笔在白墙上写诗,这种家风对他影响很大,他幼时曾跟父亲的老师学认字、写毛笔字。
  五年级时傅逅勒在同学家看到《闻川志稿》,“我整个暑期就是在看这本书。为什么我后来下定决心一定要写这本书(《嘉兴历代人物考略》)呢,这本书(《闻川志稿》)对我的影响真是极大极大。历代先贤的故事在我心头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记,我也要和他们一样。”不幸的是,此书于文革期间散失,只余残卷保存于嘉兴市图书馆。
  后来,傅逅勒得知钱泰吉曾编撰《禾人考》,他百方寻访,终不得一见,估计此书也已如《闻川志稿》般散失。
  这成为他心中大憾,此后,他一直怀有重撰《嘉禾人物考》的念头。
  傅逅勒喜欢看志书、地方文献,爱上收藏,古籍、字画、印章、瓷器等都是他的钟爱,尤其是乡邦文献及名人字画,每次看到作品中自己不知道不了解的人,就去查资料,“查不到的话我就放着慢慢查,无论是看书,看画,还是听人家说起,嘉兴地方上的乡贤,马上习惯性地记下来。”
  这就是他最初的手稿,起于上世纪80年代中期。此后十多年,他常往来于各大图书馆、博物馆、档案馆,查名人笔记,查府志、县志、镇志。即使是在日本工作的那几年里,他也没有丢弃这一爱好,每逢周末,他就到图书馆、博物馆、美术馆,在日本学者朋友的带领、介绍下,查找国内找不到的与嘉兴相关的古籍。
  那时电脑还未普及,这些笔记都是零星记在笔记本、散页纸上。积少成多,到1998年前后,他已经积累上百万字,达到十二尺厚。他没有编索引,查找十分不便。
  书友范笑我建议他,整理出来,编上索引,印制成书,既方便自己查阅,也可作他人参考,对地方文化也是功德无量。
  傅逅勒一想有道理,便干起来。这一干就是六年。
  “这是一份没完没了的艰苦差事”,他几乎花费了他所有的业余时间,每天晚上,边校对查考,边增补删减。古人姓名事迹中多生僻字、异体字、繁体字,由于担心别人输入容易产生差错,他都亲自一一录入电脑,有些字,电脑字库中没有,他就自己钻研电脑技术,硬是拼造出了40多个罕见字输入在字库里。“那几年我除了上班,休息时间全部投入在这部书上,是妻子对我一贯的支持,让我得以家务不做,全身心投入。”
  范笑我在博客中多处记录了傅逅勒《嘉兴历代人物考略》的编撰内容:
  二〇〇四年十月七日,傅逅勒说:“《嘉兴历代人物考略》已经完成……终于体会了钱泰吉编著《禾人考》时的艰辛。”
  二〇〇五年七月十三日,《嘉兴历代人物考略》,傅逅勒自费出版……傅逅勒指着自己的头说:“从一头乌丝写到满头白发。”范笑我在增订本后记中也因此以《傅逅勒:从一头乌丝写到满头白发》为题。
  编著难度真的很大。
  一难在人的字号别称室名等。且不说字号相同者,或是一人多个字号者,单是同音就给傅逅勒的考证工作增加了不少麻烦,“比如同一人的字号,有的书上可能是字志浩,有时书上可能又写字子浩,嘉兴人志子不分,发音相同。”有些可以考证,有些考证不得,傅逅勒就将两个都列进去,以待后查。
  二难在著作的收集。“想收全实在是太难了。我把清史稿全部看过,把有关的全部摘下来,但也不完全。我只能够做到细,更细。”
  三难在人的生卒年代。这可以说是最艰难的了,占据了他整理的大半时间,“有时候知道这个人在某个年代出现过,但是无法确认生卒年。有时候一个人物就要找好几年。到现在还有没有确定生卒年的。”《嘉兴历代人物考略》的体例是按年代排序,傅逅勒也曾想按书法家、画家、诗人等类别分类,最终放弃了,因为他发现这样排年代就乱了。按年代排,“可能我自己辛苦一点,整理出来,人家查询就能方便不少”。
  傅逅勒不讳言自己曾数度有过退缩的念头。特别是在考证生卒年时,上海图书馆古籍部也跑了,嘉兴图书馆更不用说了,札记、笔记、年谱、墓志铭等,各类资料文献都查不到,网上宗谱也找不到,“实在太难了。这时候他就想,算了算了,自己看看就算了。”
  但最终还是坚持了下来。
  “有什么信念支撑算不上,主要还是自己喜欢吧。我总感觉自己能和古人对话。”

\

  2005年,《嘉兴历代人物考略》终于编撰完毕,辑录古今人物9000余,近百万字。傅逅勒自费出版,这本原为小范围传阅的《考略》大受好评,收获了来自全国各地的读者。近几年依然有人来电求书,前不久香港收藏家来电求书,不得已傅逅勒将自己留存的最后一本寄给了对方。
  《嘉兴市志》主编史念为其作序时,惊其规模之弘,赞其成果之伟。“因思此编之成为嘉兴空前之举,前人固无此业绩,当代亦尚无类似大制作。”称赞其收罗鸿富,开掘深入;深考精审,信息真实;排列确切,次序适当;言简意赅,记叙得当,“编博精兼备,既具学术性,又有实用性,可谓内容完备,质量精湛矣……将溥惠当代,泽及后世,称之为认知嘉兴人物之津梁,研究嘉兴历史之宝筏,实不为过誉也。”
  然而,由于时间紧张,条件有限,傅逅勒依然留下了不少遗憾,手中也还有大量资料未及整理。
  他决定继续修订。“实际上十年前出了这本书,我上了这条船就停不下来了。”
  这一增补,又花了他十多年时间。
  傅逅勒将原有条目进行修订补充,加入新发现的著作、作品等,修正部分错误,“我尽可能把一个人的字号、生平、著作写得详细,这是最有用的信息。”
  增订本增加的九千余条目中,有大量傅逅勒这十年中新发现的诗人、书画名家等,这几乎占了新增条目的一半。比如《梅里诗辑》收录了从元代到嘉道年间的诗人和作品;新塍郑之章编的郑家家谱(《郑氏续辑家谱念世合编》稿本),为傅逅勒提供了郑氏家族成员的生卒年和传承关系;失传多年的《闻湖志稿》,经王江泾镇政府多方努力,终于在南京一所大学的图书馆找到全卷稿本,并拷贝回归,仅这三本书,就为傅逅勒增加了两千条目。尤其是《闻湖志稿》全卷稿本的发现,让傅逅勒十分激动。傅逅勒是王江泾人,能够在增订本中,增加《闻湖志稿》所收乡贤,无疑弥补了傅逅勒一大遗憾。
  “初版本时,我对收录条目要求相当高,我喜欢收藏,对有著书的,有书画的,有书法的比较看重,或者做官有一定成绩的,以这个为准。除此,包括一些虽然不出名,可能只是布衣,但在嘉兴历史上有影响的。”
  初版本出版之后,傅逅勒结识了很多读者,其中包括不少本地、外地的研究者。一位山东大学的教授跟傅逅勒提出,有些嘉兴人在山东做过官,但其人名不见经传,没有详细资料。
  受其启发,傅逅勒在增订本中调整了思路,“嘉兴历史社会人文的方方面面的信息把它收集进去,作为后人考证研究的工具书。”因此,傅逅勒增补了大量没有经历只有功名的人,为此,他遍寻各地府志县志等相关文献;他还将嘉兴地方上做过善事的善人、寿者,也增补了进去。“我把这些人收进去之后,可以使一个家族的谱系相对更加完善。”
  翻开《嘉兴历代人物考略》增订本,让人眼前一亮的是《字号别称室名索引》,这是增订本中新增内容。初版本出版后,曾有不少专家学者向他提议字号索引一定要有。中国档案学会郝晓峰曾提到在国家档案馆有好多没有名字、只有字号的文献资料,存了几十年,但找不到姓名。“她说,如果你能将字号索引编出来,这本书的参考价值就相当大了。”这虽然增加了编著难度,但傅逅勒依然在增订本中,将原有的姓氏笔画索引和新增的字号索引单独成册。
  增补工作十分辛苦。这两年正赶上他母亲身体不好,他床前尽孝,服侍送终。之后,丈人身体也不好。他和老婆轮换,白天看护丈人,也揽下了接送孙子上幼儿园的责任,晚上再在电脑前增补书稿。
  今年4月,他完成了书稿的增补工作,收录嘉兴古今历代人物18000多个,正文205万字,索引40万字。“书稿完成之时,全身轻松。”
  但依然不断有新发现的材料,他不断修正错误。王季文,唐朝时的刻字工,这大约是嘉兴历史上记载的最早的刻字工,书稿印刷前夕,傅逅勒在范笑我处见到《唐苏州海盐县令卢君亡夫人陇西李氏墓表》拓片获知这一信息,最终这成为最后一条增补进去的人物条目。 
  今年10月,《嘉兴历代人物考略》增订本由中华书局出版。中华书局责任编辑在审稿意见中如是说:“《嘉兴历代人物考略》资料丰富,考证严谨,学术参考价值巨大,且以一己之力成此巨作,功莫大焉。”

\

  前两天,龚肇智(《嘉兴明清望族疏证》作者)在微博中提到,准备写家乡马厍的龚氏族谱,他有个叫陈酂的亲戚,在古书题跋里,自称是陈家浜人,但龚肇智不知道是哪里的陈家浜,查了傅先生的《嘉兴历代人物考略》,没有记录。傅逅勒看到后,立刻去查,“我想初版里没有记录,我就在再版里找,一查找到了,他是上睦港人。我非常高兴。”
  这种欣喜是傅逅勒编著《嘉兴历代人物考略》后最大的乐趣,尤其是增订本由中华书局出版后,“我好几天兴奋得不得了,以前我看书也很多,东看一本西看一本,这本书出来之后,我一坐到书桌前就是看这本,实际上也是给自己一个乐趣。我会说这个人我肯定书里没收进去,一查收进去了,再想一个人,一查还是收进去了,这是最高兴的。”
  不久前,傅逅勒的藏友俞星伟在《嘉兴历代人物考略》中查到了他收藏的三方砚台的原主人。这三方砚台,俞星伟已经收藏多年,但一直找不到出处。傅逅勒听说后,十分高兴。
  地方文化学者于能、杨自强分别为两版《嘉兴历代人物考略》作序。
  于能称傅逅勒编辑这本书是“板凳要坐卅年冷,文章不写一句空”,甚至能从中品味出一丝乾嘉考据精神的味道。于能认为《嘉兴历代人物考略》中的“考”字不可忽视,因为这本书并不是简单的摘录资料,里面囊括了对人物生平、宗族的考证。宏观上讲,这本书提供了整个嘉兴历史文化发展的框架,从微观来讲,收录的人物中不是每个人都用得到,但没有这本书却万万不行。尤其是,每个人名都有出处,为地方文化研究者提供了方向,这相当于一部大的索引。此外,科学技术的进步在一定程度上也方便了增订本的编写。
  杨自强认为,图书可以分两种,一种是可以传世的,一种是用来消费的,这本书属于可以传世的图书。“时间过得越久,显示出的价值就会越高。”嘉兴作为文化之邦,出了那么多文化名人,一直没有得到很好的整理,集大成的不多,而这本书比较实用。杨自强觉得三个特点让这本书准确可靠,“掌握第一手资料,列出资料出处,运用最新的研究成果,所以我认为这本书靠得住。”
  “三十年磨一剑很好,我感觉人这一生做成一件事就够了,关键要把功夫做下去,30年花下去成果肯定能做得好。”杨自强认为傅逅勒做学问的态度值得大家学习,这本书对于研究者来说也是一个启示。他在序言中写道:“余于此编,受而读之,喜其蒐采之博,考辨之精,潜玩再三,益佩其用心之深用功之勤。”
  嘉兴地方文化学者陆明认为,近现代历史上嘉兴地区编纂辞书的名人,傅逅勒是第五位,之前共有四位:庄一拂编纂的《古典戏曲存目汇考》是古典戏剧方面的经典著作;吴藕汀编纂《近三百年嘉兴印画人名录》,在傅逅勒的考略里也有所表现;倪禹功写《嘉秀近代画人搜铨》,针对书画方面;姚辛以一人之力写《左联词典》。“傅先生这本作为地方文化(辞书),是全面性、广泛性的收录,内容非常丰富。这本书对我来说是如获至宝,使用率非常高。”陆明觉得这本书非常好的优点,就是把人物的宗亲家族都收录进来,有家学,地方文化研究学者对此都极有兴趣。 
  范笑我在《嘉兴历代人物考略》(增订本)后记中写道:“傅逅勒凭一人之力,为嘉兴筑起了一座文化基台。傅逅勒于嘉兴,厥功至伟。”
  书的出版离不开苏伟纲的努力。苏伟纲作为企业家,热衷于乡邦文化。在书画收藏及地方文化的交流过程中,苏伟纲与傅逅勒成君子之交。
  苏伟纲曾与丁小明合作,主编出版《嘉兴文献丛书》,对于国内各出版社有一定的了解,与中华书局也有过交往。《嘉兴历代人物考略》出版的事务性工作都由苏伟纲负责,他花了近一年时间,沟通、寻找出版社。
  “这是本有价值的书。”苏伟纲认为,嘉兴的地方文化,因为文化断层的问题,很多人都不了解,有必要有一本书系统梳理嘉兴乡贤。嘉兴明清时期是个府,现在是地级市,放眼全国,可能还没有一个地级市出这样一本书。“《嘉兴历代人物考略》,特别是增订后,基本涵盖了嘉兴所能收集的人物,每个名人条目下都有出处,这给研究者提供了一个很好的研究方向,这是最大的学术价值。”
  书出版以后,傅逅勒睡眠很好,但有两天他4点多醒来,怎么也睡不着,忽然想翻书看,查找汪上埏和沈佩玉,结果两次都发现索引印错了,“冥冥之中有灵感,他们似乎在告诉我。时间长了以后,实际是对这本书的感情在里面。”傅逅勒一说起这些事情,一看到这些古籍,人就兴奋起来了。
  现在,傅逅勒每天随身携带着一本笔记,这里面记录着他新发现的材料、待修正的错误。他已经在为以后的增补勘误做准备了。
  “我不能说这本书我都收齐了,但历史上大部分有记录的人,我都尽力收录了。希望更多后来者有此勇气,继续营造这种文化氛围,把嘉兴一地的文脉传承下去,这是我最大的心愿。”

来源:《嘉兴日报》2017年10月13日第13版作作者:作者:作 

副省级市  ·杭州市  ·宁波市
地级市  ·温州市  ·嘉兴市  ·湖州市  ·绍兴市  ·金华市  ·衢州市  ·舟山市  ·台州市  ·丽水市

浙公网安备 330106020024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