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添加收藏

攻坚克难不辱使命 善作善成画圆句号

2019-06-19 16:53:23

——关于《浙江通志》编纂中碰到的若干问题的思考和意见

《浙江通志》总编  俞文华
(2019年6月14日)

 
同志们: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2019年已时过一半。《浙江通志》编纂工作已进入攻坚克难的决战阶段。全体编纂人员在过往岁月中,默默无闻、任劳任怨、辛勤工作、无私奉献,为《浙江通志》编纂这一宏伟的文化工程倾注了心血、付出了辛劳,当然,也收获了部分成果。到目前为止,已出版12卷,交付出版社22卷,同时有一批志稿先后通过初审、复审,有的可以提交终审,成绩是有目共睹的。在此,我代表《浙江通志》编纂委员会、省方志办,向在座各位以及所有参与参编人员表示衷心的感谢!
  然而,“行百里者半九十。”通志编纂的“硬骨头”在后面,打通这“最后一公里”是一场硬仗。现在是时间紧、任务重,离完成编纂任务的目标,剩下只有一年半时间,我们丝毫没有松懈的理由。今年以来,省方志办潘捷军主任两次提出,要我就通志编纂的有关问题再讲一讲。前一阶段,我因身体不好,来不及准备。最近一段时间,我参加了部分志稿的初审,审看了一些志稿,作了一些调研和思考。今天,我就通志编纂工作中若干重要工作和业务问题讲一讲,一共讲13个问题。这13个问题,我讲的时候,有长有短,不强求字数的齐整对称,唯求言之有物、言之有用。
第一、关于坚持底线思维、决战攻坚阶段的问题。
  多年来,全体编纂人员不辞辛劳,兢兢业业,为《浙江通志》编纂尽心尽力,努力奋斗。
今年1月21日,中共中央专门召开专题研讨班。习近平总书记发表重要讲话,着重讲了坚持底线思维,增强忧患意识,提高防控能力,着力防范化解重大风险,保持经济持续健康发展和社会大局稳定,为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夺取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胜利、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提供坚强保障。
  习近平总书记的重要讲话,对通志编纂工作具有十分重要的指导意义,我们要按照坚持底线思维的要求,合心合力,攻坚克难,坚决完成省委、省政府交给我们的光荣任务。今年,是攻坚克难的关键年;明年,是通志编纂的收官年。有鉴于此,我今天讲课的题目是《攻坚克难不辱使命  善作善成画圆句号》。
  我这里所指的底线,就是到2020年全面完成《浙江通志》编纂任务,总编办公会议对2019年和2020年的志稿评审、出版等,已经作出了明确的安排与要求,即2019年完成30卷初审、43卷复审、41卷终审,51卷出版,2020年完成9卷复审、34卷终审,54卷出版。这是省委、省政府对我们提出的一个刚性任务与要求,我们必须认真对待,坚决完成。
  各卷在工作安排时,尽量做到紧前不紧后;在具体工作中,可以有适当的调整,但2020年全面完成的总目标不能突破,这就是我们工作的底线。希望大家齐心协力,扎实工作,一步一个脚印,切实保证完成任务。
第二、关于通志编纂工作现状的基本分析和判断的问题。
  我们说,通志编纂工作总体情况是好的,也取得了一定的成绩,这一点必须充分肯定。气可鼓而不可泄,劲可加而不可减。但是,我们也必须清醒地看到,通志编纂工作,问题确实很多,困难、矛盾相互交织,令人十分忧虑。
  我看问题主要有两个方面:一是编纂进度上迟缓,与原计划要求距离较大。究其原因,主要是部分责任单位领导对这项工作不够重视,所采取的措施不够有力,部分编纂人员的素质不够高、工作的责任心不够强等。
  二是编纂工作进度虽然有问题,但是质量方面存在的问题更大。有的志稿初审、复审以后一年多了,迟迟不能进入下一轮的评审;有的志稿终审后修改次数达10多次,甚至近20次,原因是原先志稿质量没有把好关,其后就只好不停地“补课”;有的志稿,终审并交付出版社后,被出版社正式行文退稿。为什么?因为志稿质量存在较大、较多问题。
  志稿质量存在的问题,有重大原则、资料考证、篇目设置和内容记述等方面的问题,但更多的问题是在体例、规范及常识性方面的问题,比如,志稿的记述,必须是第三人称,这是最基本的常识,有不少“我国”“我们”“我省”等第一人称的记述。有一部志稿,仅在《概述》中,这类记述就有多达20余处。这是很不应该的。依我看,在这方面,恰恰是我们方志办人员应该发挥更大、更多作用的地方。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没有规范不成通志。我在去年9月举办的培训班上说过,出现这些问题的原因,主要有两个:一是由于编纂人员责任心不强所致,二是由于编纂人员业务水平不够高导致的。然而我认为,绝大多数问题是由于编纂人员责任心不强所致(如前面提到的用第一人称记述的问题)。这里所说的编纂人员,既包括各编纂责任单位的人员,也包括我们省方志办的同志。在这里,我必须强调,我们大家既要增强使命感,又要增强责任心,自觉加强通志编纂业务知识的学习与把握,以切实提升通志编纂的质量。
  这里说的通志编纂业务知识的学习与把握,既包括“横排门类、纵述史实,横不缺项、纵不断线”等10句话40个字的“编纂口诀”,也包括《〈浙江通志〉编纂备览》《〈浙江通志〉手册》中所提出的要求。我们每一位编纂人员对这些要求都必须认真学习,烂熟于心,深入理解,准确把握,熟练运用,并贯穿于通志编纂的始终。
第三,关于编纂时间与志稿质量的关系问题。
  我认为,志稿编纂有其自身的规律,有质量的志稿是需要有一定的时间作保障的。所谓“慢工出细活”,说的就是这个道理。然而,客观情况是,编纂时间与志稿质量不一定成正比,编纂时间长,编纂质量不一定好。要不然,为什么同时启动的编纂工作,有的已经出版了,有的至今连初稿也没有;有的初审、复审后,一年多未进入下一个审核程序,一直拖在那里。这是为什么?再则,通志编纂工作从2011年启动至今,已整整9个年头,时间已经不算短了。这里的关键还是要增强使命感、紧迫感、责任心,我们所有参与编纂工作的人员,尤其是老同志,说实在的,从事通志编纂工作,不是为名,不是为利。论名,我们都有过了;论利,我们的钱也足够用了。我们之所以愿意从事编纂工作,这是使命使然、事业使然、责任使然,这就是我们的初心所在。现在,正在开展“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的主题教育活动,我们就是要攻坚克难,逐一突破编纂的薄弱环节,如期保质完成编纂任务,以实际行动,交出一份教育活动的合格答卷。我曾经多次说过,不忘初心担使命,拼尽心力铸精品。去年我讲课的题目就是这个。这就是我们的目标和决心。因此,我们没有理由再拖时间了,进度上,一定要抓紧抓紧再抓紧;质量上,一定要提高提高再提高。
第四、关于习近平等中央领导同志批示的记述问题。
  这个问题,根据中央有关规定,我们专门请示了省委办公厅,并经总纂、总编专门研究,并作了规定。具体怎么操作?我想要把握3点。
  一是习近平等中央领导同志在浙江工作期间,有许多重要批示和讲话,对指导和推动浙江的工作起到了十分重要的作用,在通志中必须有所体现,这就是通志的时代特色和浙江特点。
  二是习近平等中央领导同志的批示,除《人民日报》《浙江日报》和新华社公开发表过的外,应作适当处理,记述其精神。具体方法是:第一,不要用冒号、引号;第二,不要引用原文;第三,文句作适当改写。比如,删去一个或几个字;句式上用“批示指出”“批示强调”“批示要求”等。
  三是在记述批示内容时,必须准确无误,符合批示原意,切不可随意改变。这是政治态度问题,也是政治纪律问题。
  至于省级领导的有关批示,可以引用原文,也可以不引用原文。各卷根据具体情况自行处理。
第五、关于政治方面的把关问题。
  政治方面和重大原则问题的把关十分重要,一定要高度重视,千万不能马虎。这个问题,我要多说几句。前一阶段,我在审读一部志稿时,就发现几个必须修改的重大问题。比如,体现时代特征和浙江特色方面,浙江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重要萌发地。我认为,习总书记留给浙江的最突出、最宝贵的精神财富有两项:一是“八八”战略;二是“两山”理论。后者的不仅对浙江,对全国乃至世界都有重要指导意义。然而,在一部志稿的《概述》中,讲到省委的主要工作,只讲了“八八”战略,未涉及“两山”理论。这是一个严重的缺失。习总书记一贯非常重视生态建设、环境保护。我们大家都知道,习总书记当年在安吉余村视察时,明确提出“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重要思想。之后,又多次在不同场合特别强调绿色浙江、生态浙江的建设。因此,这个问题必须要加以补正,一定要体现鲜明的时代特征和浙江特色。
  又比如,关于温州经济发展路子的表述问题。在一部志稿的标题中明确讲省委“热忱支持温州模式”,这显然是不妥的。省委对温州经济发展情况作过多次调研,省委常委会也多次专题研究讨论,充分肯定并热情支持温州经济的发展和经验。当年,王芳同志主持召开常委会专门作了讨论,并就模式问题专门研究,明确指出我们浙江不提“温州模式”。因为“模式”是固定的、不变的东西,我们提“温州经验”或“温州路子”,至于报刊、外界提“温州模式”,那是他们的事。这个问题,有省委常委会议记录,并专门发了纪要。因此,在标题中不宜提“温州模式”,至于文中写到《解放日报》报道提到“温州模式”,这是客观的、实事求是的,没有问题。
  再比如,关于中央领导同志对温州经验的肯定问题。一部志稿中提到,江泽民同志首次肯定了温州经验,这显然同客观事实不符。第一个肯定温州经验的中央领导是在温州视察的李瑞环同志,并且他当时有非常精辟的论述。这在温州可以说是妇孺皆知的。当时的情况是,刘锡荣同志向李瑞环同志汇报工作,专门汇报了关于“戴红帽子”及“姓社、姓资”的问题时,李瑞环同志当场就旗帜鲜明地指出:生个儿子姓什么不重要,叫阿狗、阿猫都可以,只要健康就可以了,不要去争什么名份。那个时候,以刘锡同志为代表的温州人听了非常高兴。从此,也给温州经济发展吃了定心丸。
  还比如,一部志稿在记述信访工作时,提到信访事项受理办理工作是在各级人民政府领导下,这个提法显然不对。信访工作历来是在党委、政府的领导下,相关工作机构的名称也叫省委(市委、县委)、省政府(市政府、县政府)人民来信来访办公室,各级都是如此。这是一个常识性的政治问题,必须加以修正。
  以上是我看到的部分志稿中涉及政治把关的事例。下面,我想说一说在政治问题和重大问题把关方面,特别需要重视和加以注意的几个问题:
(一)关于历次政治运动的有关问题。
  对历次政治运动记述,总的来说要以两个《决议》为准,这两个《决议》就是《关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1945年4月20日中共六届七中全会通过)和《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1981年6月27日中共十一届六中全会通过)。前一个《决议》,总结了中国共产党成立以来的历史经验,对若干重大历史问题作出结论;后一个《决议》,对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32年来党的重大历史事件作出了科学的总结,标志着中国共产党顺利地完成了指导思想上的拨乱反正。举个例子来说,在《浙江通志》部分卷中,不可避免会记到所谓“六四”事件,在表述上,应该是“1989年春夏之交北京政治风波”。
(二)关于港澳台问题。
  涉及港澳台,特别是涉及台湾时,必须按照中共中央台办关于涉台宣传用语的规定执行。比如对1949年10月1日之后的台湾地区政权,应称之为“台湾当局”或“台湾方面”;不使用“台湾政府”一词,不直接使用台湾当局以所谓“国家”“中央”“全国”名义设立的官方机构名称,对台湾方面“一府”(“总统府”)、“五院”(“行政院”等)及其下属机构,可适当变通处理。
  在《浙江通志》记述对外贸易、外商投资、旅游、人物等内容时,需要注意以下6点:
  一是外贸进出口统计中,往往容易将港澳台贸易列入其中(“外贸”一般含港、澳、台商投资贸易),切不可将其称作“国家”。尤其是多个国家和地区名称并用时,应格外注意不能漏写“国家和地区”字样。比如,可以这样记:“该产品主要销往美、日等国家和中国香港、澳门地区”。在列表记述时,这一点比较容易疏忽,务请大家注意。
  二是在记述外商投资等时,不能将台湾、香港、澳门与中国并列提及,如“中港”“中台”“中澳”等。可以使用“内地与香港”、“大陆与台湾”或“浙港(合资)”“闽台”等。
  三是不能将海峡两岸和香港并称为“两岸三地”,规范的提法为“海峡两岸暨香港”。同样,“两岸四地”的提法也是不规范的,应称“海峡两岸暨香港、澳门”。
  四是“台湾”与“祖国大陆(或大陆)”为对应概念,“香港”“澳门”与“内地”为对应概念,不能混淆。不涉及台湾时,我们不能自称中国为“大陆”,也不使用“中国大陆”的提法,只有相对于台湾方面时方可使用这个概念。
  五是不能说“港澳台游客来华旅游”,而应称“港澳台游客来大陆旅游”,或“港澳台游客来内地旅游”。也不能将进出台湾称为“出国”“回国”。
  六是一般不用“海外华人”一词,应称“海外侨胞”。
(三)关于“解放前(后)”的有关问题。
  “解放前(后)”作为一个特定概念可以使用,但应注意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后)”的区分。在我们浙江省,绝大多数地区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已经解放,只有个别海岛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才解放。在志稿中经常出现的差错是,将1949年5月解放后至9月的内容归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项下,特别是在《大事年表》和有关机构沿革的记述中,时常会出现此类问题;而在记述一些海岛县份的相关情况时,有的误将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至当地解放为止的内容归于民国时期。“民国39年(及以后年份)”是绝对不允许出现的,因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便不再承认“中华民国”。
  另外,还有用词也应注意政治意识体现的问题。词语有褒贬之分,文句表述也有立场问题。比如,有的志稿写道:“5月3日,中国人民解放军占领杭州”。“占领”一词是贬义词,明显使用不当,应改为“解放”。
第六、关于志稿文字量的控制问题。
  《浙江通志》总的规模为113卷,1亿字左右。2013年6月,省方志办印发了《关于下发〈浙江通志〉文字总量控制方案的通知》,对各卷文字量控制数作了大体安排。应该说,志书必要的文字控制数量是需要的。以后,根据各编纂责任单位的意见,对文字控制量作了适当调整,规定各卷原则上应按相关的控制数执行,不增加文字量;如确实需要增加的,一般不超过5万,最多不超过10万。
  我总的认为,文章是长的容易写,短的难写。文字冗长的原因,我看无非是两条:一是生怕人家不懂,翻来覆去叙述;二是解释性的东西、无关紧要的内容太多。编写志稿,一句能写清楚的,千万不要用两句,而且用词要尽量准确,文句务必精炼。
第七、关于记述内容的下限问题。
  国务院《地方志工作条例》指出:“地方志书,是指全面系统地记述本行政区域自然、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的历史与现状的资料性文献。”《地方志书质量规定》要求:“内容完整,横不缺要项,纵不断主线。”志书记述好下限的内容,是“内容完整”的一个重要标志。从目前情况看,一些志稿中下限内容记载缺失的情况还是比较严重的。
  《浙江通志》编纂的下限是2010年12月31日,除了2010年前已经消失的事物和那些阶段性、专项性、突击性和已经结束的工作外,绝大部分内容都必须记述至2010年年底。按理说,2010年离现在时间最近,有关资料相对容易收集,不应该在记述下限内容时,有这么多的缺失。这一点,我希望大家要引起重视,认真对待,一定要补充、补齐志书下限内容。有的地方下限如果实在无法作具体记述的,可作一些技术性处理,进行一些定性记述,以免下限缺失。
第八、关于全称、简称的表述问题。
  对《〈浙江通志〉行文规范》中全称、简称的表述,根据实际情况,我们作了一些修改,并在2018年10月22日印发的《〈浙江通志〉编纂中需要明确的几个问题(一)》中,对《〈浙江通志〉行文规范》有关全称、简称的表述作了修改,《〈浙江通志〉行文规范》原来要求:“各章首次出现时使用全称并括注简称,其后出现直接使用简称”,这在实际操作中显得比较繁琐,确实需要修改,后来我们调整为:“各卷首次出现时使用全称并括注简称,其后出现直接使用简称”。
  此外,要在各卷记述机构队伍的有关章节和《大事年表》时,应按照有关文件的名称,完整地加以记述,这里不涉及全称、简称的问题。
  针对《浙江通志》编纂工作的实际,对一些规范作出调整、补充,是允许的,也是应该的。因为编纂通志的工作,我们大家都是第一次,对某些问题的认识和把握有一个过程,尤其是像我这样的人,本来就是半路出家,是外行,慢慢才熟悉、了解一点,这也是符合认识论、实践论的要求的。对此,我们大家都应当有一个正确的认识。另外,我还要说的是,就通志编纂业务而言,方志办的同志都是我的老师,这绝不是客气话,事实就是如此。所以,希望方志办的同志多做一点工作,多负一点责任,多承一点担当。
第九、关于时间概念与文句表述的问题。
  地方志书作为资料性文献,时间概念的表述一定要十分明确,不能含糊其辞,而且有关时间概念必须统一、规范。我看到一些志稿中常常出现“近日”“近期”“过去”“以前”等模糊的时间概念,这是不符合规范的,也是不允许的。
  在这方面,《〈浙江通志〉行文规范》作过明确的要求:“时间表述应明确。不用‘今年’‘前年’‘本月’等时间代词,不用‘目前’‘现在’‘最近’‘以前’‘以后’等不明确的时间概念。”“时间段表述应详细、准确,写明起讫年份、月份、日期等,不能写作‘几年前’‘四五年前’。”“年份表述应完整,不能简化。如:‘1990年’不能写作‘90年’;‘2008年’不能写作‘08年’;‘20世纪80年代’不能写作‘1980年代’。”我们必须严格按照相关规定编写,这就是规范。
  还有一些志稿中副词、形容词使用过多,叙述言过其实;还有的志稿句型复杂,令人费解。我审读过的一部志稿初审稿中,长句、复句很多,有一个句子就长达76个字,这不符合文字精炼的要求,应当尽量避免。
  《〈浙江通志〉行文规范》要求:“具体年份后的‘前’‘后’均不包括该年份,包括该年份的统一用‘起’,不用‘始’。”“‘至××××年’等,用‘至’不用‘到’。”就是这样十分明确的要求,目前一些志稿还是没有做到,希望能够引起注意。
第十、关于统稿的问题。
  统稿,是一部著作在发稿之前或出版前,由主编对全书结构、逻辑关系、文稿风格、体例规范进行统一的必要环节,只有这样,才能使书稿连贯和完善。
  做好统稿工作是志书主编的职责,也是提高志书质量的重要环节。但是,目前一些志稿没有很好地进行统稿,有的甚至根本没有统稿,以至于志稿质量问题不少,说严肃一点,这是不负责任的一种表现。我参加初审的一部志稿,卷首照片中《西湖会议》竟然用了一幅油画,这里就有两个问题:一是油画是艺术创作,并非真实的资料;二是资料性文献必须准确无误,经过考证,经得起历史检验,而油画是无从考证的。因此,必须删除。另外,志稿前后体例不一致,前面是记叙,以事系人;后面是以人系事,不成通志,记述中,从铁瑛书记开始记述,通篇是某某书记说、某某书记讲等。从稿子的情况看,我认为就没有统稿,后来一问,果不其然。我当时就请编纂人员报告单位主要负责人,希望他们给予重视。而且,我在这里要特别强调的是,主编必须统稿或参与统稿,如果主编实在没有时间保证,执行主编必须统稿,否则就是不称职的主编。而且,我们一定要明白,志书出版后,主编的名字是永远留在书上的,这就是责任,就是名声。
  如何做好统稿工作,《浙江通志•国土资源志》主编王松林同志曾经结合他自己的工作体会与经验,谈了8个方面的要求,我认为谈得很好。在这里,我不妨再重复介绍一下这8个问题的标题,供各卷借鉴。一是资料的真实性问题;二是记述的完整性问题;三是内容重复交叉的问题;四是内容归类不当问题;五是重点不突出、特色不鲜明的问题;六是记述顺序错乱的问题;七是记述体例及规范的问题;八是记述片面性的问题。
第十一、关于找准位置、明确职责、协调配合、确保编纂进度、质量齐头并进的问题。
  总编、副总编、总纂、副总纂、责任编辑、编纂责任单位的职责应该是十分明确的,也都有书面的条文。我这里要强调的是,我们一定要找准位置、明确职责,副总编要对分管的部分负总责,包括进度、质量,要强化行政推动,压实编纂单位责任,抓检查督促、抓协调配合、抓落实到位,让编纂责任单位真正负起责任;同时,对重大问题要把好关口,搞好协调。时至今日,有的问题,必须采取果断措施,临阵换将固然是兵家之大忌,但优柔寡断必将贻误战机。我们必须权衡利弊,采取有效措施,千万不能久拖不决。我这里举个《图书馆志》的例子,由于原编纂班子工作不力,《图书馆志》初审会后,志稿没有作必要的修改。今年1月15日,在《图书馆志》复审会上,该卷没有通过复审。2月份,承编单位浙江图书馆领导痛下决心,更换了绝大部分编纂人员,重新调整、组织编纂班子,对原复审稿重新修改、完善。目前,志稿修改已经完成,正在付印,准备再次提交复审。这一事例说明,搞好编纂工作的关键在领导,对于编纂人员乃至整个编纂班子实在不得力的,无法胜任或完成任务的,该调整的还是要调整,否则,真来不及了,像《图书馆志》,如不采取果断措施,是不可能在短时间完成修改任务的。副总纂应全面把好志稿质量关,重点是把好体例关和记述关,责任编辑要加强对各有关卷的业务指导、检查与督促,重点是把好志稿的行文关,确保志稿在规范方面合格。
  这里,我还要强调两点,一是从程序上讲,副总编、副总纂和责任编辑的工作责任,要贯穿志书编纂的全过程,只要志书尚未出版,副总编、副总纂和责任编辑,就责无旁贷,一定要负责到底;二是明确分工,意在减少重复劳动,提高工作效率,提升志书质量,但分工不是分家,分工必须合作,一定要相互配合、相互理解、相互支持、相互补台。总纂班子、方志办尤其是总编室,一定要五指紧握向内,一个声音对外,坚决清除噪音、杂音,以形成强有力的工作核心。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形成合力,顺利完成编纂任务。
第十二、关于编纂纪律的问题。
  《浙江通志》的编纂必须按照统一的要求、统一的规范进行,绝不能自行其是。如果在编纂过程中遇到不明确、没有把握的内容、提法,要及时请示、报告,不要自己想当然、拍脑袋,以免造成差错。
  前面提到,《〈浙江通志〉凡例》和《〈浙江通志〉行文规范》,在编纂过程中,根据实际情况,作适当的修改,是必要的。对这些统一的规范性要求,如有不同看法,可以保留意见,但在工作中必须按照统一的要求和口径办,决不允许固执己见、自行其是、另搞一套。有的规范性的内容,很难有是非之分,只能是既然定了,就必须执行。这也是《浙江通志》的编纂工作纪律。
  此外,为避免出现工作差错、程序混乱,《浙江通志》各卷与出版社的交接,一律通过总编室,其他个人不允许自作主张、随意处置。
第十三、关于团结和谐、快乐修志的问题。
  目前,《浙江通志》编纂工作进入了背水一战的关键时刻,任务重、时间紧,矛盾凸显,困难众多,需要大家互相理解,互相包容,团结一致,众志成城。
  在此,我要特别强调团结和谐、快乐修志的问题。我始终认为,一个团结和谐、心情舒畅的工作环境,比什么都重要,比金钱重要、比官位重要。我衷心希望大家共同努力,一定要创造这样一个工作环境。人生是短暂的。人的一生中,能真正体现自身价值的机会是不多的,有的人有一次两次,有的人或许一次也没有。我认为通志编纂是一次体现自身价值的机会。通常来说,编修志书20年一轮,那就是20年一遇;如果从清雍正《浙江通志》算起,时近300年,那就是百年一遇。所以,我们这些人能在一起共事一段编纂工作,这的确是历史的机遇、是难得的缘分。再说,我们好多人,这可能也是人生工作的最后一站,我衷心地希望大家一定要十分珍惜这个难得的机遇和缘分。
  寸有所长尺有所短,山外有山天外有天。我们大家一定要以使命为重、以事业为重、以友情为重、以团结为重,多看人家的优点、多看人家的长处,切不可自我感觉良好。看自己一朵花,看人家豆腐渣。我们一定要团结一致搞编纂、合心合力攻难关。大家在编纂工作中,有事好商量、有事多商量,有问题、有意见可以讨论,甚至可以争论,但千万不能影响相互之间的关系、影响同志之间的关系、影响工作的进度和质量。说到底,同事、同志之间,没有不可调和的矛盾,也不必要事事都争个是非对错。忍让绝不是软弱,而是一个人的美德、是一个人的修养、是一个人的气度。安徽桐城六尺巷“礼让”的故事,至今传为美谈。清康熙年间大学士张英的家人,因与邻居发生宅地纠纷驰信京都,张英阅后函告家人:“千里修书只为墙,让他三尺又何妨?万里长城今犹在,不见当年秦始皇。”古代官员尚且有如此气度,我们今人为何不能就些许小事“忍让”呢?进一步剑拔弩张,退一步海阔天空。我们大家在从事通志编纂事业的集体中,一定要努力成为好同志、好同事、好朋友,在相互学习、相互切磋、相互帮助中,结下兄弟姐妹般的深厚情谊,留下终生难以忘怀的美好回忆。
  最后,我再一次衷心希望大家在《浙江通志》编纂的最后一年半时间里,团结团结再团结,包容包容再包容,努力努力再努力,加油加油再加油,在编纂工作中共同度过一段富有意义的美好时光,共同画圆通志编纂的句号!
 
副省级市  ·杭州市  ·宁波市
地级市  ·温州市  ·嘉兴市  ·湖州市  ·绍兴市  ·金华市  ·衢州市  ·舟山市  ·台州市  ·丽水市

浙公网安备 330106020024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