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添加收藏

88岁老汉出书:故乡人应知故乡事

2019-02-18 10:58:44
  近段时间,余杭不少史志研究者的“朋友圈”纷纷晒出了一本书,名为《余杭奇人陈元赟》,讲述的是明末清初时,从余杭陈家桥走出去的陈元赟,在日本流寓半个多世纪,致力于传播中华文化,在日本赢得声望、受到尊敬的一生。

\

  这本书的作者周如汉,是一位已退休的地方志修编人员。20余年来,他潜心研究,收集关于记录陈元赟的相关古籍资料,拜访中日专家学者,亲赴径山、瓶窑、西溪湿地、日本名古屋市等地考证,终于编著成书。
  虽到耄耋之年,这位“老汉”仍笔耕不辍,启发更多史志研究者,深入挖掘史料,推动余杭本土历史的研究。

\

  一封信激起入志立传之心
  上世纪八十年代,全国开展新中国成立以来的首轮地方志编纂工作。1985年,周如汉担任了《余杭县志》的主编,参与修编工作,志书于1990年10月出版。
  随后不久,周如汉收到了一封由中共余杭县宣传部转交的信,来信者是中国社科院哲学研究所研究员衷而矩,信上写着:余杭明末清初有个名叫陈元赟的人,33岁去日本,直至85岁在日本辞世,在那里做了许多传播中国优秀文化的工作,对中日民间文化交流作出了重要贡献。
  “看到这封信,我是愧喜交加。”周如汉说,作为一个县志主编,为余杭县出了这样一位全能奇才英隽人物感到骄傲,也不禁为自己没有广泛搜集资料,漏记了这位余杭重要的历史人物感到内疚。
  当时,首轮《余杭县志》编修工作已经结束,但在周如汉看来,进一步深入发掘地域历史文化和知名人物的工作是不能停的。而衷而矩先生的来信,更是让他下定决心,要为余杭人陈元赟入志立传。
  “我给衷先生回信求教,请他继续提供资料,先生很热情地先后寄来了他所编的《陈元赟集》和他所写的几篇研究陈元赟的论文复印件。我也通过其他渠道搜集了一些有关资料。”周如汉回忆,随着资料的积聚,自己越来越感到一种责任,“我是一个地方志编著工作者,我有责任全面通俗地向余杭人介绍陈元赟这个历史名人。”
  不过在动笔前,周如汉做过几次尝试,先是写了一篇《余杭陈元赟,日本修方志》文章,在《浙江方志》上发表;接着把陈元赟的事迹以《多方位交流,全身心投入》为题,又写了一篇7000字的文章,载入《中国江南:寻绎日本文化的源流》一书中。
  周如汉的目很明确:“通过这些文章的发表,吸引更多专家学者指误赐教,查遗补漏。”
  钩沉史料还原人物真相
  2018年10月,《余杭奇人陈元赟》一书正式出版。这一年,周如汉88岁了。对于这位年近九旬的老人来说,20余载的著书立传,就像养育了一个孩子,苦乐自知。
  “写人物传是以资料为载体的著述,资料的真实可靠最为要紧。”周如汉坦言,钩沉史料,他可是花了大力气。
  1995年3月,周如汉结识了日本关西大学教授宫下三郎。应其请求,宫下三郎回到日本后,寄来了日本《元元唱和集》《名古屋市史》等记载的《陈元赟》《元赟烧》和《板元赟》等重要资料。
  “这些资料都是日本古文,当时在余杭很难找到能顺畅翻译的人。”周如汉说,最后还是自己的外孙帮了大忙。“通过我外孙在浙江外国语学院工作的同学,请来了东语系专家做翻译,先是把资料译成日本现代语文,再转译成中文。”
  不仅如此,为了找到陈元赟身上的余杭元素,考证资料文献的真实性,周如汉在径山小古城村找到了“芝山”,认清了“际白山”的方向;到过瓶窑,看过曾经的烧窑厂旧址;亲赴日本名古屋市探寻陈元赟事迹……
  每次外出归家后,周如汉就一点点摸索着将第一手资料修改整理。对电脑并不熟悉的他,又请外孙帮忙一字一字输入,把珍贵的图片一张一张保存入档,并分类标注。
  “老有所为,老有所乐,就是可以选择自己的喜好,实现自我的梦想和追求。”周如汉的想法很简单,就是点点滴滴去做,补足之前修志时没有去完成的史料挖掘和实地调查。
  周如汉说:“故乡人应知故乡事。我要让这些可能被湮灭的鲜活人物,流传下去,让后人不光靠口耳相传,还有据可查,有史可考。”
                                                      来源:《杭州日报》2019年1月28日第6版
                                                      作者:文/驻余杭记者 费云江 白赟 摄/沈鹏阳
  
  
副省级市  ·杭州市  ·宁波市
地级市  ·温州市  ·嘉兴市  ·湖州市  ·绍兴市  ·金华市  ·衢州市  ·舟山市  ·台州市  ·丽水市

浙公网安备 330106020024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