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添加收藏

方志之乡——浙江地方志编纂的历史与现状

2021-09-23 13:49:50
浙江省人民政府地方志办公室副主任  章其祥
  地方志是中国特有的文化瑰宝。先秦以来,国有史,郡县有志,家族有谱,编史修志成为炎黄子孙世代相沿的文化传统,也是华夏文明历劫不灭的文化基因。浙江历史悠久,人文荟萃,编纂收藏的地方历史文献典籍的比较丰富,素有“方志之乡”的美誉。
  浙江有方志之根,“一方之志,始于越绝”;从东汉袁康、吴平编纂《越绝书》开始,二千多年来,形成了富有浙江区域特色的方志文化,为中华民族历史文化的传承发挥了独特的作用。浙江有方志之魂,历代方志名家辈出,清代章学诚集前人编纂经验,创方志学说 。浙江有方志之基,宋代的《临安志》(3修)、《会稽志》、《吴兴志》、《四明志》(3修)、《赤城志》、《剡录》、《澉水志》为后世之范,省域历代志书编纂数量居全国之首。从东汉至民国时期,纂修各类方志可考者有2000余种。据《中国古方志考》所载统计,宋代纂修省志、府志、县志五十种以上的全国有7个省,其中浙江以129种居于首位。而据《中国地方志联合目录》所载,全国现存宋代方志28种,其中属于浙江的就有15种,占了半数以上。据不完全统计,明代浙江全省纂修的各类志书就达600多种,是明代以前历代所修浙江志书总数的三倍,其数量之多居全国各省之冠。而清代浙江编纂的志书仅府、县两级志书今天可考的就达320多种,《四库全书》收录浙江方志105部,居全国之首。
一、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浙江的方志编纂
  志为史体。 推究方志的源头,恐怕可从“河图”、“洛书”说起。古代天子治理天下,对于天下山川形势、风土人情、气候特产、历史沿革等必须究察。用今天的话来说叫做“掌握国情”。清代学者黄宗羲在《易学象数论》中认为河图、洛书是当时四方所上的如后世图经一类地理书。到后来的图经(志),无论是对于中央还是地方的官员来说都是必备的工具。正如司马光所讲:“《周官》有职方、士训、诵训之职,掌道四方九州之事物,以诏王知其利害。后世学者为书以述其地理,亦其遗法也。”
  沈约《宋书》卷十一志第一中有志序:“左史记言,右史记事,事则春秋是也,言则尚书是也。至于楚书、郑志、晋乘、楚杌之篇,皆所以昭述前史,俾不泯于后。司马迁制一家之言,始区别名题,至于礼义刑政,有所不尽,乃于纪传之外,创立八书,片文只事,鸿纤备举。班氏因之,靡违前式,网罗一代,条流遂广。律历礼乐,其名不变,以天官为天文,改封禅为郊祀,易货殖平准之称,革河渠沟洫之名;固并因仍,以为三志。”
  虽然方志的起源可追溯到先秦时候的地理书,但方志的产生,实为秦汉以后郡县时代的产物。因统一帝国幅员辽阔,地方有正史所难备及之特色,才有记述某一特定区域某一部门现象的专书出现。不过秦汉魏晋南北朝时候,方志刚刚产生,与后世定比型方志的体例相去甚远,仅备后世定型方志之一体,所以只能说是后世包罗万象的定型方志的雏形。由于当时“古籍名称,每无定则”。雏形方志有图经、图志、郡书、地理书、都邑簿、风俗传、耆旧传、地记、地志等各种名称,根据其内容与形式,大致可归纳为郡书、地记、都邑簿、图经等几类。
  从汉至五代时期浙江方志编纂的情况来看, 浙江对于地方历史、地理、人文、风土、民情的记载,始于汉代。据现存书目,有《四明山记》、《临海水土记》、《越绝书》、《吴越春秋》、《会稽贡举簿》等书。《四明山记》,为西汉未寿春人梅福著,是今可见浙江志目中最早的山志。《临海水土记》,系东汉杨孚所撰,大抵记临海山川,物产之类,为浙江最早的风土记。《会稽贡墟簿》,不知撰者名氏,记述有关会稽郡长官推举的本郡人员以及长官之属官的名氏、行状等。成书于东汉的《越绝书》,是浙江现存最早的地方历史文献,被认为是浙江方志的发端。《越绝书》所记内容,包括了山川、湖泊、城郭、交通、冢墓以及纪传。古人有“一方之志,始于越绝”之说。
  东晋的《华阳国志》是仿《三国志》而作的史书,华阳国并无专有封国,而是作者以华山之阳来泛指的巴蜀地区历代割据政权,当然也记地理相关内容。 东晋时期,因北方世家大族随晋室南渡,浙江地区经济迅速发展,时人称“今之会稽,昔之关中”。经济的发展,为地方文化事业的发展提供了物质基础。东晋南朝时期,浙江开始兴起编纂地记和先贤传的风气,当时浙江境域设置的郡,大多有地记或先贤传编纂问世。如《会稽记》《吴兴记》《钱塘记》《永嘉郡记》《东阳记》《临海记》《会稽先贤传》《钱塘先贤传》等。
  隋唐时期,浙江境域地记的编纂,虽不如东晋南朝时盛行,但仍然是浙江地方文献编纂的一种重要形式。除了地记之外,还编纂了不少山记、寺庙记和古迹记。如《天台山记》《四明山记》《灵隐天竺二寺记》《西湖古迹事实》等。地方官府还主持编纂了一批图经(志),如《吴兴图经》《四明图志》等。
  宋代以前浙江的地方志编纂,除了图经之外,其他如地记、先贤传等,大都是私人所撰,无论是时间上还是空间上都没有形成系列,而且卷帙也不多。自宋之后,府(州)、县志大都由地方行政长官主持编修,不仅数量遽增,而且从时间上形成了代代相承的编修局面。如杭州,在宋代曾先后四修府志,北宋大中祥符年间编纂有《杭州图经》,南宋又先后编有《乾道临安志》《淳祐临安志》《咸淳临安志》。如绍兴,宋代曾先后九修府志。从空间上看,宋代浙江境域共修府志71种,遍及各个府,形成了府府修志的局面。从种类上看,形成了省志、府志、县志、镇志以及山水志、游览志等这样一个完整的地方文献体系。从内容上,志书的内容包括舆图疆域、建置沿革、山川名胜、赋税物产、职官人物、书院教育、金石艺文、风俗灾异等,堪称一方之“百科全书”。
  明清时期浙江的方志编修,不仅省、府、县三级全面编修志书,而且还编纂了大批的乡镇志、山水志、水利志、海防志、古迹志、游览志、文献志等。据不完全统计,明代浙江全省纂修的各类志书就达600多种,是明代以前历代所修浙江志书总数的三倍,其数量之多居全国各省之冠。而清代浙江编纂的志书仅府、县两级志书今天可考的就达320多种,其他各类志书数量更多难以统计。总之,浙江在这一时期编修的志书,名目之多,种类之全,数量之巨,都为前代所未有。
  在浙江方志编修史上,之所以能够形成如此数量众多的方志文献,除了浙江人文底蕴深厚、经济发达的因素之外,还与浙江知识分子强烈的历史责任感、使命感有着密切关系。他们往往将地方志的编修事业内化为自觉的精神追求和历史使命。如在元代,汉族知识分子地位低下,但他们仍然没有放弃修志使命,留下了《至元嘉禾志》《延祐四明志》《至元四明续志》等一批志书。又如,在社会动荡的民国初年,浙江在全国率先成立通志局,着手筹备《浙江通志》续修工作。在抗日战争期间浙江大部沦陷的情况下,编纂人员先后辗转在金华、丽水偏僻的山村坚持编修《浙江通志》,修成志稿二百余册。
二、继往开来的当代浙江地方志编纂
  自20世纪80年代初开展社会主义时期首轮修志工作以来,在全省各级党委和政府的高度重视和支持下,浙江省地方志事业在深厚的历史基础上不断向前推进。
  社会主义时期浙江全省地方志编纂工作始于20世纪60年代。丽水、舟山、衢县、富阳等市县率先启动或开展方志的编修工作,仅富阳县完成“区域”“农业”“水利”等分志初稿。此外,舟山专区档案馆于1964年编成《舟山群岛、列岛、分岛简志》,内部刊印。1981年初,浙江省社会科学研究所(后改名为浙江省社会科学院)向中共浙江省委、省人民政府呈上题为《关于开展浙江地方志工作的情况和建议》的报告,建议建立专门班子,从县志编纂抓起;成立学术团体,团结和组织地方史志工作者。此后,全省各地相继建立机构,着手修志工作。至2020年底,全省市县地方志工作机构健全,共有方志工作机构100家,在编人员958名。至2020年12月,全省第一轮修志工作共完成编修省级志书88种、市(地)级志书11种、县(市、区)级志书68种;第二轮修志已完成编纂《浙江通志》113卷,市志11部、县(市、区)志87部。地方综合年鉴实行“一地一年一鉴”公开出版。
  此外,全省各级各部门以及社会各有关力量还组织编纂了不少规划外志书(部门志、专业志、综合年鉴、专业年鉴、山水志、特产志、寺观志、乡镇(街道)志、村(社区)志、音像方志)等各级各类志书。据不完全统计,近40年来浙江全省所编修的志书数量有2000多部。浙江境内名山大川如天目山、莫干山、普陀山、雁荡山等,以及钱塘江、瓯江、苕溪运河等,莫不有志。《钱清镇志》《乌镇志》《泽国镇志》《双林镇志》《白沙村志》《溪口镇志》《赤岸镇志》等入选中国名镇志,特别是《乌镇志》已翻译成多种外文出版,成为第一部走向世界的中国名镇志,充分发挥了中国名镇志社会效应,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浙江以至全国的城镇建设提供了借鉴。在努力推进方志编修的同时,浙江方志界以及社会各界还积极开展历代方志文献的收集、整理工作。近年来,省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先后整理出版了《雍正浙江通志》、《浙江宋元方志集成》、《(民国)重修浙江通志稿》等。各市、县(市、区)先后整理出版了《越绝书》、《万历杭州府志》、《衢州府志集成》、《光绪处州府志》、《太平县古志三种》、《武林坊巷志》等一大批古代方志文献。
  各地各部门都在做好主业的同时,积极参与全省农村文化礼堂建设,重视挖掘方志资源和利用方志成果为当地政治、经济、文化、社会发展服务,如:围绕中心工作和社会关注的热点问题,从志书中找出相关记载,送领导决策参阅;将志书的内容分门别类,编写成地情概况、重大事件研究以及文化旅游、民俗风情、名人荟萃等小册子;《杭州月记》《衢州概览》《慈溪图志》等。根据志书及修志过程中收集的资料,为当地制定规划、基本建设、旅游开发、招商引资、减灾防灾和发掘拯救地方传统技艺,开发地方水土资源、土特产资源、地下矿藏,申报自然文化遗产,进行爱国主义、革命传统教育,联系海外侨胞、港澳台同胞的感情,联系乡友、增进乡情,沟通中外联系、增进友好往来以及推动科学研究等方面提供服务等。注重结合实际,在方志信息化工程、方志馆建设管理、旧志整理开发利用、史志期刊编纂、地方综合史和专题史编纂、“互联网+地方志”等各方面争先创优,推动地方志理论研究、学科建设和人才队伍培养工作。至2020年底,全省方志系统建有网站12个、微信公众号25个,建成方志馆14家,乡村方志馆2家,办有史志期刊约50种。先后有4个县(市、区)获全省方志工作县级示范单位称号,10个市、县(市 、区)获全省方志“十业十佳”殊荣,10个单位和10位个人获服务农村文化礼堂建设双“十佳”。
三、新时代地方志工作的发展机遇和要求------地方志事业全面发展和转型升级
  地方志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历史文化资源宝库。作为“方志之乡”,地方志在解读浙江历史、提炼“浙江精神”、传承浙江文脉、推动文化强省建设、弘扬中华文明等方面将越来越发挥着重要作用。进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地方志事业的发展也面临着转型升级的新机遇和新要求。
  根据前阶段省方志郑主任带队调研的情况,我省“十四五”时期地方志工作面临着新的要求,即:一要服务大局,在资政辅治上下功夫。要加大方志成果的开发利用,发挥好地方志“以史为鉴”的独特作用,为各级党政机关资政决策提供服务,在忠实践行“八八战略”、奋力打造“重要窗口”、高质量发展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的新征程中贡献方志力量。二要开拓创新,做大做强主业。要巩固发展实现“两全目标”的成果,总结和吸取一、二轮修志的经验和教训,系统谋划和科学实施第三轮修志工作,启动“全面小康志”“扶贫志”“抗疫志”等的编纂工作,创新机制、手段和方式,推动志鉴编纂工作向基层、向部门、向企业、向名山名川等延伸拓展,不断夯实地方志事业发展基础。三要突出重点,推动地方志事业转型发展。要结合实际,突出重点,科学发展。从我省实际看,下一步地方志工作,重点要推动“两大转型”,一是从“重修轻用”向“修用并重”转型,充分利用挖掘好一、二轮修志成果,切实做好方志成果转化应用的“大文章”;二是从“传统方志”向“数字方志”转型,实现编纂流程在线化、方志成果数字化、成果利用网络化、方志服务知识化。四要加大宣传,弘扬方志文化。要挖掘整理方志成果中既有历史韵味又鲜活灵动的内容,创新传播形式,全媒体传播方志文化,用方志视角讲好浙江故事、中国故事。五要培养人才,加强专业化建设。加强对地方志人才队伍的培训培养,着力打造重才、引才、用才、爱才的良好环境,为推动地方志事业发展提供有力的人才支撑。
  十四五时期,全省地方志将继续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坚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深入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地方志工作的重要论述,贯彻落实省委、省政府关于“努力打造新时代文化高地”、开创“文化浙江新格局”的目标部署,扎实推进地方志事业科学发展,充分发挥地方志资政存史教化作用,努力在忠实践行“八八战略”,奋力打造“重要窗口”,加快打造新时代文化高地,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的大局中展现作为。
  要全面推进依法治志,不断加强法治建设,依法依规开展地方志工作。地方志工作机构依法履行组织、编纂、指导、督促和检查地方志工作职责。各有关单位依法依规完成地方志编纂、资料报送等工作。
  要坚持全面发展。以修志编鉴为主业,统筹兼顾理论研究、旧志整理、地方史编纂、信息化建设、方志馆建设等工作,实现地方志事业全面协调可持续发展。
  要坚持修志为用。发挥“方志之乡”资源优势,全面提升方志资源整合利用水平;拓宽用志领域,提升服务大局能力,为党政机关、社会各界和人民群众服务。
  要坚持改革创新。弘扬中华民族修志传统,总结修志工作经验,深化改革,与时俱进,推动理论创新、制度创新、管理创新、方法创新。
  要着眼于开拓全省地方志事业发展新格局,按照“志鉴为主、全面发展”要求,采取有效措施,促进我省地方志各项事业高质量发展,走在全国前列。做大做强修志、编鉴两项主业,形成志鉴编修、开发利用、理论研究、质量保证、工作保障的地方志事业发展综合体系,有序启动第三轮地方志书编纂,开展《浙江省扶贫志》《浙江省高水平全面小康志》编纂,保证省、市、县综合年鉴一年一鉴公开出版,不断提升年鉴质量。转变地方志工作思路,由重修轻用向修用并重转变,由传统编纂方式向数字化编纂方式转变,提升志鉴数字化、网络化水平,打造方志强基工程、方志成果转化应用工程、方志数字化转型工程、方志文化创新工程、方志人才工程,增强社会服务功能,扩大阅读使用人群,提升志鉴的作用和影响力,使地方志和年鉴成为宣传浙江省情地情的重要窗口。
具体要实施五大工程:
  (一)方志强基工程   
  遵照党中央指示意见,按照中指组统一部署,组织编纂编纂扶贫志、高水平全面小康志等重点志书。有序启动第三轮志书编纂工作,指导符合条件的市、县(市、区)开展三轮修志试点工作。高质量完成《中国抗日战争志·国际援助志》和《浙江抗日战争志》编纂出版工作,根据实际情况启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志”编纂工作。指导有关单位做好部门(行业、专业)志编纂工作。鼓励全国历史文化名镇(村)、全国经济强镇(村)、特色镇(村)申报“中国名镇(村)志”编纂,积极参与全省农村文化礼堂工作,推动修志工作向乡镇村、企事业单位等基层延伸拓展,为推进乡村振兴实现共同富裕服务。
  结合年鉴编纂实际,建立和完善年鉴编纂规范,增强年鉴的时代性和实效性,不断提升年鉴的编纂质量水平。力求年鉴质量在“十四五”期间有实质性突破。进一步理顺管理体制,在保证省市县三级综合年鉴全覆盖、一年一鉴公开出版的基础上,力求在全国综合年鉴评优工作中再创佳绩。指导推动全省综合年鉴、部门年鉴、专业年鉴等编纂工作。
  (二)方志成果转化应用工程
  以《浙江通志》等一批史志成果为基础,以纪念建党百年等重要历史节点为契机,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溯源”研究工程、浙江“重要窗口”建设使命担当和实现路径综合研究工程等项目为抓手,进一步挖掘梳理和宣传阐释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使浙江成为学思用贯通、知信行合一氛围最为浓厚的省份。
  提高地方志资源开发利用水平。坚持修志为用,深入发掘地方志资源,更好发挥资政存史教化作用。将地方志工作纳入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范围,搭建好“浙江方志网”“方志浙江”微信公众号等平台,拓宽服务渠道,加大宣传力度,加强历史文化资源的开发和整合。组织实施“影像方志:方志里的浙江故事”项目,依托学习强国“浙里学史·浙里有志”栏目,通过地情展览、史志讲座论坛和其他特色文化活动广泛进行方志文化成果转化,鼓励和倡导全社会读志、传志、用志。打造方志“特色之窗”,挖掘方志编修的“深度”、延伸方志宣传的“广度”、拓展方志集成的“维度”,写好“溯源”“运用”“创新”三篇大文章,充分利用一、二轮修志成果,挖掘整理方志成果中既有历史韵味又鲜活灵动的内容,全媒体传播方志文化,以方志视角讲述浙江大地忠实践行“八八战略”、奋力打造“重要窗口”的生动实践,为讲好浙江故事、中国故事贡献方志力量。
  围绕服务保障重大会议重大活动。将地方志工作重点聚焦重要节点(2021年建党100周年、2022年党的二十大、2023年“八八战略”实施20周年、2024年新中国成立75周年、2025年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80周年和“十四五”收官之年等),记录和见证党带领人民取得的伟大成就。
  重视区域合作与交流。加强与长三角地方志机构合作,积极参与长三角区域地方志资源一体化建设。积极做好文化走出去等工作,采取多种形式,加强与香港、澳门和台湾地区以及国外的交流合作。
  (三)方志数字化转型工程
  加快地方志数字化转型工作。推动“互联网+地方志”,加大信息化建设力度,按照省委数字化改革的目标要求,充分运用大数据分析、人工智能等技术手段,依托浙江政务云平台,建设覆盖省、市、县三级的“浙江数字方志一体化平台”。强化全省地方志系统网络互联、信息互通、资源共享,形成发展合力。推进志鉴数字化、网络化建设,利用全媒体展示平台,发展和丰富网络方志文化内容,实现方志文化数字化转型和创新性发展。
  (四)方志文化创新工程
  充分发挥中国(浙江)地方志学术研究中心、省地方志学会和省地方志专家委员会等平台载体的作用,深化“浙学”研究,开展乡土课题研究,着眼资政,以史鉴今。努力推出更多体现浙江学术品质、学术风格、学术气派的硬核成果。
  推动地方史编研工作,贯彻落实中央关于地方史编纂的方针政策,探索地方史编研组织管理体制机制。以《浙江简史丛书》等项目为重点,不断拓展地方史研究领域,提升编研质量水平。
  加强地方史志期刊编辑工作,明确史志期刊定位和发展思路,提高史志期刊的学术水准和影响力。
  加强方志馆建设。丰富提升社会服务水平,实现“一馆多用”,将方志馆建设成为地情资料收藏中心、地情展览服务中心、地情研究发展中心、地方文化宣传中心和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同时,有计划地推进数字方志馆建设。
  继续开展旧志普查收集整理。整理出版《明代浙江方志集成》,持续加强与国内外高等院校、科研院所、公共图书馆、档案馆等单位的交流合作,开展旧志点校、考订、汇刊、影印、出版工作。
  (五)方志人才工程
  加大志鉴人才培养力度。突出抓好高层次领军人才、中青年骨干人才和职业技能人才的培养发展,建立全省地方志、年鉴人才专家库。
  谋划“十四五”地方志人才的培育目标、发展路径、重大举措,加强地方志专业人员培训。谋划推进省、市、县(市、区)、乡镇(街道)史志工作联络员队伍建设,推动地方志系统相关工作顺利开展。
  积极拓宽与高校(研究机构)、档案、文博等单位合作途径,并注重发挥地方志学会在科研、专家智库、文化交流等方面的积极作用。
  开展系统内外学术交流,举办理论研讨、讲座和论坛等活动,加强地方志基础理论和编纂实践研究,促使“方志之乡”在科研工作上不断拓展领域、再创优势。 
副省级市  ·杭州市  ·宁波市
地级市  ·温州市  ·嘉兴市  ·湖州市  ·绍兴市  ·金华市  ·衢州市  ·舟山市  ·台州市  ·丽水市

浙公网安备 33010602002497号